陈新滋:科技创新要走好产研转化最后一公里

人民政协网北京3月9日电(记者 蔡鎏)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如何充分激发科研创新的活力是实现科技助推经济发展的根本。本报记者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原香港浸会大学校长陈新滋教授。

t018131e5640d427933

“我那时刚从国外回来的时候,内地的一个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大概只有3000元左右,现在差不多每个项目已经接近100万元左右了,上涨了300多倍,这样的涨幅在全世界都是没有先例的。”陈新滋表示,过去20多年来,我国高校科研水平的进步有目共睹。但我国科研高速发展的背后也存在一些问题,那就是我们太注重文章发表了,以致于有时忽视了研究成果对社会的真实推动。

“做研究的目的并不是说我们要发表影响因子多高的文章,而是你研究出来的东西对社会有多大帮助,能影响多少人,并帮助他们做得更好。”陈新滋指出,现在很多高校将文章数量、发表刊物的影响因子高低作为考评的主要标准,这是不合适的。

“不要被国外的那种文章影响因子高低或学校排名所累”,陈新滋觉得,高校要沉下来来做事,而不是陷入虚无的学术游戏中。

他认为,另一个阻碍我们的科研转化的因素,是我们欠缺科研到实际生产这“临门一脚”的能力。陈新滋分析,没人愿意做这一阶段的原因,一方面是目前我国很少有支持这一阶段转化的资金,对于企业来说,投资人不愿意担风险。所以,国家要加大对这一阶段的资金支持。除了政府资金的支持,还需要社会资本和力量的推动。同时,要建立优秀的第三方知识产权评估体系,促进成果转化的同时降低企业风险。在这样的科学体系下,高校、政府和企业可以形成一股强大的合力,从而推动科技成果的转化。

(责编:刘小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