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史记·资政>迎接新世纪迎接新世纪

贺敬之与《八一之歌》

2017年07月27日 15:33 | 作者:郑学富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40年前,我国现代著名诗人和剧作家贺敬之复出后,在病榻上写下了一首600多行的长篇诗歌———《八一之歌》。诗中回顾了建军50年以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艰难开拓与不断进取的光辉历程。

贺敬之以自己慷慨激昂的情怀,为建军50周年献上了一份礼物……

“时殊酒味似,慷慨赋新章”

“呵,暴风雨中,我们灿烂的军旗!……呵,暴风雨中,我们血染的军旗!……呵,暴风雨中,我们永不变色的军旗!……呵,暴风雨中,我们更加鲜艳的军旗!”

40年前,刚复出不久的诗人贺敬之在病榻上创作了长诗《八一之歌》,连续四次用“暴风雨中的军旗!”概括了当时我军建立50年来的光辉历程。这首长诗,今天读起来仍然令人激情澎湃,因为这不是一首献给建军节的普通赞歌,而是诗人在历经暴风雨之后发自肺腑的咏唱。正如贺敬之在诗的开篇所写的那样:“当一场历史的暴风雨,刚刚过去———那难忘的战斗呵,刚写下难忘的记忆……祖国的万里晴空呵,飘扬着我们灿烂的军旗!……”

1976年10月,文化大革命结束。当时,党中央派几位将军进驻意识形态部门。曾任军人大使的耿飚接管国家广播事业局,并主持宣传口的工作。时任北京军区副政委的迟浩田接管《人民日报》。

当时,贺敬之的编制在人民日报社,而人却在石景山钢铁厂下放劳动。尽管迟浩田不认识贺敬之,但是他在战争年代就看过贺敬之创作的歌剧《白毛女》,建国后又读过贺敬之创作的政治抒情诗。身为一级战斗英雄的迟浩田有一位同为一级战斗英雄的好朋友刘奎基。当年刘奎基和贺敬之同为青年代表团的成员,一起出国访问,此后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刘奎基不止一次在迟浩田面前提起、介绍贺敬之。所以迟浩田与贺敬之虽未谋面,但是神交已久。

迟浩田得知贺敬之尚在劳动改造后,在一次宣传新闻口的汇报会上,向耿飚汇报了贺敬之的情况。耿飚听了汇报后,干脆坚决地说:“这样的同志,还不立即解放,让他回来工作?!”

有了耿飚的表态,贺敬之很快被召了回来,恢复工作,参加文化部核心组,负责艺术口的工作。文化部是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重灾区,拨乱反正的任务比较重。贺敬之尽管身体不好(年轻时曾得过肺结核),但是他却满腔热情地投入到工作中。“崎岖忆蜀道,风涛说夜郎。时殊酒味似,慷慨赋新章。”(贺敬之《饮兰陵酒》)这几句诗抒发了贺敬之当时的情怀。

此时的贺敬之豪情满怀,夜以继日地组织文艺界揭批“四人帮”,平反冤假错案。但是由于“两个凡是”的阻力,影响了解放思想和业务工作的开展。更有甚者,说贺敬之不是核心组的正式成员,耿飚的报告上面没批准,等等。心力交瘁的贺敬之肺结核病复发了,住进了医院。

作诗献礼建军50周年

病床上的贺敬之并没有安心养病,他对文化部今后的工作有些担忧,对自己的困境也感到不安,但是他对党的信念是坚定的。当时,随着建军50周年的来临,他回忆着许多往事。1938年,14岁的贺敬之离开家乡台儿庄,离开父母,随学校来到四川求学。后来,和同学们一起徒步几千里,奔赴延安,参加八路军,在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学习。

在延安,贺敬之曾和几位同学去找朱德总司令,要求上前线杀鬼子。朱德一一与他们握手,鼓励他们说,在鲁艺学习工作也是重要工作,你们写出好的作品,激励前方的战士英勇杀敌,教育大众觉醒,同样是战斗。贺敬之在诗中写道:“——虽然,‘小八路’的军衣,从我身上早已脱去,老红军抚摸过的我的头顶呵,如今已被白发侵袭……”在延安,贺敬之曾跟随艾青到南泥湾劳军,聆听了王震将军的传奇故事,创作出了《南泥湾》。

1977年的8月1日,是粉碎“四人帮”之后的第一个“建军节”,他在思考着人民军队50年走过的不平凡的历程和丰功伟绩,在民族危亡、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人民子弟兵总是在党的指挥下,挺身而出,力挽狂澜。南昌城头的枪声,井冈山上的火种,长征途中的雪山、草地,延安的宝塔山、延河水,一齐涌向他的心头。此时此刻,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的身影映入贺敬之的眼帘。在他们的领导和指挥下,人民军队由小变大、由弱变强,靠坚强的意志和信念,用小米加步枪赶走了日本侵略者,打败了国民党反动军阀,建立了新中国。

贺敬之深情地写道:“呵,在我的这支歌里,我骄傲的唱着您们的名字:您呵,敬爱的周总理——我们的周副主席!您呵——敬爱的朱总司令,敬爱的叶副主席、邓副主席!我唱着,我们敬爱的刘帅、徐帅、聂帅呵——我唱着,人民怀念的元帅———罗荣桓、贺龙、陈毅……”诗人满怀感情的高呼:“我仰望你,我扑向你———”表现了他对人民军队的敬仰和热爱。

《八一之歌》并不是一般纪念意义的颂歌,而是重点表现在历史的大转折、大危难的关键时刻,人民军队力挽狂澜,救人民于水火之中的丰功伟绩,突出了人民军队在人民心目中的分量。

狼牙山五壮士、刘胡兰、董存瑞、雷锋等一幕幕浮现在贺敬之的脑海里。千千万万个英雄为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抛头颅洒热血,慷慨赴死。他由衷地赞道:

“您们的名字呵,和毛主席连在一起,和千万个董存瑞、亿万个雷锋呵连在一起———呵,我们阶级大军的灿烂的太阳系!使人民无限自豪呵,叫敌人无比畏惧……”

病床上的贺敬之再也控制不住炽热的感情和如飞的思绪,他怀着满腔热情,文思泉涌,写下了这首长达600余行的长诗,向建军50周年献礼。

(作者为贺敬之柯岩文学馆特约研究员)

编辑:曾珂

关键词:贺敬之 八一之歌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