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山东代表团:新旧动能如何转换?

高质量发展:新旧动能如何转换?
——听江苏、山东代表团怎么说

人民政协网北京3月14日电(记者 高杨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围绕推动高质量发展,做好8项重点工作。其中,首项工作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发展壮大新动能”“加快制造强国建设”。也因此,今年全国两会上,高质量发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旧动能转换、制造业强国等成了代表、委员热议的关键词。

新旧动能

新时代大幕已经拉开,中华大地上掀起了一场“新旧动能转换,由高速度发展向高质量发展”的革命。这是改革开放40年后的又一次起航。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江苏和山东代表团开放日,中外媒体和两省代表都不约而同地将关注点聚焦于此。

谈高质量发展,江苏、山东省委书记自揭“家丑”

作为近些年一直排在我国经济大省前列的江苏和山东,给人的印象一直是光鲜亮丽。然而,为了习近平总书记的重托,为了满足和解决两省一亿多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矛盾,也为了实现党中央提出的要求,两省委书记面对近百位中外媒体的记者、面对本省全体全国人大代表,自揭“家丑”。

3月6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江苏代表团开放日现场。

在回应江苏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问题时,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先是反问在场中外记者“对江苏的印象是什么?”之后,娄勤俭说,他专门看了看网上媒体对江苏的评价,评价都比较高。但网上也有人说,美国已经在走“再制造”之路,加上美国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问江苏实体经济、“江苏制造”能不能仍然保持走在前列?

娄勤俭没有回避问题,称江苏在发展过程中还存在诸多短板。一方面,江苏制造业、实体经济虽然在国内较强,但从国际范围看,产业还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中低端,生态环境也很脆弱,经济大省污染物排放也排在前面。

另一方面,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说,要适应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变化,还需进一步努力。

“我们经济有这么大体量,但为什么很多产品还要去全球买?高端产品还不能在江苏都能买到?这证明我们的发展在结构上还不能满足人民群众不断提升的各种要求。”娄勤俭说,此外,就江苏本身而言,也存在着区域、城乡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亟须通过高质量的发展来解决。

同样是6日,在山东代表团,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说,山东虽然经济总量很大,但是人口多,平均下来,人均GDP并不高,但能耗却很高,就人均GDP与经济总量之间的差距而言,也是山东必须正视的问题。

事实上,就在春节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在山东省举行的“全面展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上,刘家义就历数了山东经济发展的诸多短板,坦言“山东这个曾经的标兵渐行渐远,追兵越来越近,竞争态势逼人。”

江苏和山东在本轮变革有“特殊使命”

谈到春节后的那个曾经刷爆“朋友圈”的“揭丑”动员讲话,刘家义说,就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对照标杆,分析形势,找到山东的差距。

“标杆是什么?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对山东提出的要求,山东要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历史进程中走在前列。与此同时,还要扛起动能转换‘试验田’‘主攻手’大旗的重任。”刘家义说,对照标杆和目标,山东亟须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实现高质量发展。

多位山东省全国人大代表表示,他们不会忘记,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视察时提出的,“坚决打好转方式调结构这场攻坚战”“努力转变发展方式”“着力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不能捡进篮子都是菜”……习近平总书记对山东高质量发展的殷切期望,与在此之前对山东经济提出“凤凰涅蓜、腾笼换鸟”的要求,与一年后对山东“加大转方式、调结构力度,加大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力度”重要批示一脉相承、一以贯之。

江苏的任务与山东相似。“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江苏提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娄勤俭说,江苏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从静态的指标来看,在速度上江苏已经达到了这个指标体系。但是放到世界的范围来比,江苏是否算国际公认的小康社会,这是一个沉甸甸的责任。“同时中央要江苏为全国高质量发展探路。”所以,娄勤俭认为,新旧动能转换是江苏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转换新旧动能,促高质量发展?

在向记者简要介绍了江苏省围绕“推动高质量发展走在前列”采取的一系列部署举措后,娄勤俭强调,高质量发展是一个系统化工程,其中最核心的是创新驱动,最主要的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最迫切的是建设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江苏厚实的经济基础、丰富的科教人才资源、良好的市场环境以及创新创业的企业家精神,已为高质量发展集聚了强大势能。

细解落实高质量发展,转换新旧动能,江苏提出了“经济发展、改革开放、城乡建设、文化建设、生态环境、人民生活”6个高质量发展任务。这意味着,高质量发展并不仅仅是经济高质量发展。娄勤俭强调,在江苏提出的6个高质量发展中,改革开放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体制机制动力,是其他5个高质量发展的通用因子。要把经济高质量与改革开放高质量联系起来,以改革开放高质量在深度、高度和广度上开创江苏高质量发展新局面。

除了工业转型升级等具体措施外,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省长吴政隆表示,生态环境一直是江苏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突出短板。因此,江苏把生态文明作为建设“强富美高”新江苏、推进“两聚一高”新实践以及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和重要标杆,特别是江苏开展了“263”专项行动,已关闭落后化工企业1400多家,减少煤炭消费总量1000万吨以上,一批环境突出问题得到有力整治。

而在山东,新年刚过,就迎来了一个好消息:1月3日,国务院以“国函1号”文件批准《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这是党的十九大后国务院批准的首个区域性国家发展方案,也是我国第一个以新旧动能转换为主题的区域发展方案。刘家义表示,有了综合试验区这个战略支点,山东完全有信心有条件率先做好新旧动能转换这篇大文章,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的路径模式,在优化全国南北格局中发挥关键性作用,为全国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提供有力支撑。

大幕拉开,山东开始行动,最典型的是济钢炼铁厂熄火。

去年7月9日凌晨,济钢炼铁厂3号1750立方米高炉顺利出完最后一炉铁水,生产线上的炉火和钢花全部熄灭——拥有近60年创业史的济南钢铁集团,在济南的钢铁生产线从此全线停产。

炉火刚刚冷却,济钢二次创业旋即启动。短短半年多时间,济钢已热火朝天地实施四新产业园、现代物流等10个转型发展项目,还计划在旧址上建设钢铁工业主题城市公园,打造全国钢铁企业“新旧产能转换”典型和“城市双修”示范案例。

一年来,山东坚持做好“存量变革”和“增量崛起”两篇大文章,通过发展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促进产业智慧化、智慧产业化、跨界融合化、品牌高端化,实现传统产业提质效、新兴产业提规模、跨界融合提潜能、品牌高端提价值。

做好两篇大文章,前提是去掉落后产能为转换拓展空间。去年,山东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加大“三去一降一补”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发改委主任张新文表示,为了推动高质量发展,山东省组建了新旧动能转换推进办公室,把实施好重大工程作为主要工作,并在机制保障上形成上下联动、综合协调的执行体系。

相信,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国经济将逐渐呈现速度变化、结构优化、动力转换新特征,由“GDP争霸赛”逐渐转向“不看总量看质量、不重速度重效益”的新态势。

编辑:吴静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