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资讯 评论 艺文 阅读 非遗 国学 人物 戏剧 视频

首页>文化>艺文

远去的白矾

2020年08月31日 09:37 | 作者:​ 李春雷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我的一位作家老师黄传会,年逾70,原籍温州市苍南县。我们见面聊天时,他总是谈到白矾,自豪地介绍自己的家乡是世界矾都。

看得出,对于白矾,他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

可是,对于白矾,我却没有什么好印象。

我只知道,白矾多用于炸油条。加入白矾的油条,格外酥脆。但是,医者告诉我们,长期食用会伤害神经,记忆力下降。正是因此,我已经多年不吃油条了。

这些年,我经常到南方采访,才得悉白矾更主要的用途:净化水质。

于是,我的眼前,便幻化出一幕幕电影画面:

一场雨后,大山脚下的一户农家,丈夫赤着双脚,从河边汲水而归,将水倒入缸内。水混浊,妻子便往水里抛下一块白矾。一会儿后,满缸清水,明净澄澈。

天大旱,村头只有一个池塘,水色昏黄。村民们担水回家后,用筷子夹住白矾,在水里划拉几圈儿。少顷,水体渐变,晶晶亮亮。

南方人多临河而居,过去饮用水多直取,所以家家需用白矾。

而那些高官显贵、富商巨贾、文人雅士,特别是红粉佳丽,时时抚琴品茗,多有洁癖。白矾,更是必备之物了。

那么,白矾净化水质的原理是什么呢?

查阅相关资料,我才恍然得知。

白矾的主要化学成分为十二水合硫酸铝钾,溶于水后,生成氢氧化铝。氢氧化铝胶体粒子带有正电荷,与水中带有负电荷的泥沙颗粒相遇,彼此中和。失去了电荷的泥沙颗粒,很快就会聚结在一起。颗粒越结越大,最终沉入水底。这样,水就变得洁净了。

顺着这个思路,我继续探询,居然发现白矾还有更多用途,广泛用于工业领域,灭火剂、膨化剂、缓冲剂、媒染剂、防水剂,还有油漆、鞣料等等。

白矾的另一个重要功能是药用,具有解毒杀虫、燥湿止痒、止血止泻、清热消痰的功效。中医还可用它治疗高脂血症、十二指肠溃疡、肺结核咯血等疾病。

我们文化人,与白矾相亲的便是造纸了。

说到造纸,白矾也是主将。它的作用是填塞纸张中的微小孔隙,以提高抗水性、光泽度和强度,并防止纸面起毛。

白矾,还是书画家的好朋友呢。

创作中国画尤其是工笔画,多用熟宣纸。传统的熟宣纸制作法,主要手段便是用矾水浸刷,使生纸变熟纸,即改变生宣纸的易渗化特质。

哦,白矾,人类文明中一个重要伙伴!

今年7月,我应邀到温州市苍南县采访,走进了矾山镇。

这里位于雁荡山脉的鹤顶山、鸡笼山下。这一片山体,形成于1.6亿年前的火山岩。据国家矿产部门勘探,矾矿储藏量达2.4亿吨,占世界的60%、中国的80%。“世界矾都”,舍我其谁。

《苍南县志》记载,当地开采矾矿始于元末明初,清朝末年形成特大规模。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更是成为国营公司,当时聚集了数万名矿工,红红火火、轰轰烈烈,出产的白矾畅销全球。而福德湾古街,这个始建于明洪武八年(1375年)的矿工生活区,也变身为一个沸腾小镇,居住人口达2万人。

传统的白矾冶炼工艺是煅烧、风化、溶解、过滤、结晶等。这背后,是极其危险和繁重的体力劳动。

20世纪80年代之后,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一种全新的、简易的化学合成物出现,替代了白矾。至此,传统的采矿和冶炼工艺全部作废。而与此同时,世界卫生组织也陆续出台限制白矾类化学品在食品中使用的禁令。中国政府也明确规定,从2014年7月1日起,在膨化食品中不再允许使用任何含铝食品添加剂。

传统的白矾,就这样退出历史舞台。

于是,从21世纪初开始,本地的矾矿开采和冶炼陆续关停,直至彻底关闭,骤然变成了一座空城。

怎么办?

不用怕。

这里的人们站在人类文明的高度,在现代市场的最深处,又发现了一个更大的矿藏!

的确,这里是“世界矾都”,现存着100多处矾矿遗址,独一无二地保存着人类最原始、最完整的矾矿开采历史和相关工艺。这些,都是人类文明进程中宝贵的财富、真实的见证。

于是,在原有矿业遗址基础上,这里成为世界规模最大的矾矿工业遗址公园和矾文化体验基地,并以此申报世界工业文化遗产。

2014年5月,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协会主席马丁一行来到这里。考察之后,专家组惊叹说,矾矿遗址因其矿种的唯一性、生产工艺的独特性、遗址的原真性和完整性,在全世界也富有特色,具有特殊的保护利用价值。

申遗进入轨道,喜讯不断传来。先是福德湾古村落连续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国家首批传统村落”和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9年10月,国务院公布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矾山矾矿遗址”赫然入列。

在这座庞大的矾都遗址上,我细细地观瞻着、体验着。

近千年的矾矿开采,造就了许多矿硐群。矿硐形态各异,深深浅浅、粗粗细细。特别是鸡笼山矿硐,井道延绵几十里,上下12层。行走在黑幽幽的洞中,抚摸着湿漉漉石壁,呼吸着凉嗖嗖的阴风,可以身临其境地体味先人的血汗艰辛和工业文明的沉重脚步。

矾矿三车间里,有700多个结晶池、10座煅烧炉、3个风化池,以及蒸汽房、打铁社等炼矾设施。这是一条延续几百年的古法生产线,是传统冶炼工业的最鲜活标本。

最惊艳的是结晶池。一个直径约4米、深约2米的圆池内,是清澈如水的结晶液。雪白的矾屑,在池壁上悄悄地结晶,像冰柱,似盐块,宛若琼枝玉叶,晶莹剔透、白璧无瑕。

矾矿博物馆、矾都奇石馆和矾都矿石馆,号称矾山“三馆”,分别以沙盘模型、模拟矿硐和实物体验方式,展示了矾矿600多年的沧桑变化,并陈列了国内外上千种矿石、宝石、陨石和灵璧石等各类奇石。

四面环山、交通闭塞,古代白矾运输全靠肩挑步行。由于出海口不同,又形成4条运输线路。古道瘦骨嶙峋,盘旋在大山之间,沿途分布着古桥、古亭、古树、古民居、古碑等一大批人文景观。在这里,我们似乎能看到前人摇晃的背影,听到先人急促的喘息。

数百年的福德湾村落,规模仍在、楼房仍在,只是村民稀少了。

在村头的一个单元房里,我细细参观了黄传会老师的书屋。这里存放着他的部分藏书,但最醒目的是他创作的一篇散文《遗址上的灿烂》。看得出,他仍在为矾矿辉煌时代的逝去而伤感,却又正在为矾矿涅蓜的新生而呼吁。在这里,我还读到了他另一篇回忆母亲和家乡的散文。早已定居京城且年届古稀的作家叹息道,母亲远去了,家乡便成了故乡。

……

晚上,整座矿区黑压压一片,寂静无声,犹如一片肃穆的古墓群。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四周的各类企业,灯光璀璨、亮如白昼。

哦,传统工业已在渐渐地暗淡,绿色经济正在烁烁地闪亮。

文明的进步!

白矾,作为历史长河中的一艘渡船,已经摆渡了我们的先人、摆渡了我们的历史。

远去的白矾,远去的帆影。

哦,这个帆影,属于永远的历史,也属于永恒的现实!

(作者系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编辑:杨岚

关键词:白矾 矾矿 工业 遗址 传统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