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2019精准扶贫在行动>一线传真 一线传真

云南临沧:边疆村寨唱小康新歌

2020年11月10日 15:55 |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巍峨高耸的南天门山密林中,分布着中缅106至125号界桩,在121号高石头界桩旁,是距中缅边境线仅50米的云南临沧市镇康县南伞镇红岩村刺树丫口自然村。站在村里的观景平台放眼望去,山连着山,有时云雾缭绕,有时碧空万里。当村民们在村里弹起三弦,吹起笛子、芦笙、唢呐,围成圈开始“阿数瑟”打歌时(流传于镇康县的原生态歌舞演唱形式——记者注),歌声飘过山岭,对面缅甸的阿哥阿妹会回山歌过来,跨国山歌传递着世代相传的胞波情谊。

刺树丫口村是镇康县域内最抵边村寨,被称为“百里边关第一哨”。2019年7月,刺树丫口被列为临沧市“边境特色旅游示范村”。过去刺树丫口村民只能步行上下山,到县城来回4个多小时。如今,盘山公路修好了,旅游设施完善了,村民迎来大量游客,村里农家乐、民宿、小卖部、小超市逐渐增加。

临沧市地处云南省西南边陲,其中镇康县、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沧源佤族自治县与缅甸果敢自治区、第二特区(佤邦)接壤,边境线长290余公里,沿边44个行政村下辖的241个自然村有8万余人。2019年5月,临沧市在云南省率先启动了沿边小康村建设,整合186个项目50亿余元资金,围绕“产业村、旅游民族特色村、较大村、边境贸易、边境维稳”五类集群,全力推进“基础设施、农村经济发展、村级公共服务设施、人居环境整治、兴边富民”五大工程。

刺树丫口村石漠化的土地存不了水,“地无三尺平,出门石旮旯。水从天上来,姑娘往外嫁”,村民纷纷外出打工。2019年8月,在县城做果蔬生意的张淑荣听说刺树丫口被列入“边境特色旅游示范村”,决定回家办农家乐,最初农庄只有6张饭桌,2019年国庆以后,游客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每天有10多桌,营业额可到两三千元。”张淑荣说,现在的收入比在县城做生意时好多了。

曾去浙江做棉签的36岁村民苏晓庆也回到了刺树丫口村,去年贷款养牛,10头牛卖了3万元,今年又贷款15万元养了18头牛。

旅游业也正在沧源佤族自治县位于中缅174和175号界桩边侧的单甲乡嘎多村焕发生机。

“月亮升起来哟,山寨静悄悄”,传唱了40年的佤族“东方小夜曲”民歌《月亮升起来》,创作地就是嘎多村。嘎多是沧源县建寨历史最长的村子之一,四周山高林密,谷底与山峰成“V”型字样,夜间望月的时间虽短却皎洁无瑕,人们都叫它“月亮古寨”。这里至今仍保留着较为完整的佤族传统风俗。

“您好,快请进来喝点茶。”每当有游客来到家门口,村民陈艾那就会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招呼客人。1年前,腼腆还不会讲普通话的他见到陌生人就躲。自从“岛里-嘎多-安也”旅游环线公路修通后,村里的民居环境提升,游客增加。现在,全村会唱歌跳舞的男女老少组建了文艺队,接待游客。曾在北京打工10年的村民岩昆也和妻子回了村,担任起文艺队队长。

“等沿边二级公路单甲段修通后,从沧源佤山机场到嘎多村只需20分钟。”嘎多村支书李金明说,村民们参与旅游业的热情越来越高。“过去普通话、礼仪这些培训没人参加,现在都争着去,就怕拖了村寨后腿。”参加多次培训后,陈艾那变得自信了,总爱说:“喽党安都路(佤语:听党的没错——记者注)。”

在距离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孟定镇尖山村委会5公里外的山谷中,村民鲁绍举一家在收完玉米的地里挥汗如雨,用锄头刨出一个个魔芋。2019年,他家种了15亩,亩产可达3.6吨,收入近20万元。

自从沿边小康村建设推进以来,尖山村结合当地自然和气候优势,在巩固橡胶、甘蔗、核桃、坚果产业规模的同时,又发展了周期短、见效快、投入小、产值高的魔芋产业,采用“玉米+魔芋”套种方式,增加村民收入。据了解,魔芋种植覆盖孟定镇沿边村寨后,实现种植面积5000亩,产值将达到1亿元。

每到街天(赶集日——记者注),距开关还有一段时间,镇康县勐捧镇包包寨村的110街边民集贸市场就已有货车、摩托车停放,排成长龙的边民正等候通关入境。

110街边民集贸市场因与中缅110界桩相连而得名,长期以来一直是中缅两国边民交往的重要通道。2019年2月,投资1000余万元的集贸市场在这里建成。市场投入运营后,在外打工的村民赵泽钢回村租了一个摊位,专卖日常生活用品,“每个街天能有上千元收入”。

“全村346户1580人全部受益,每个街天人流量都在4000至8000人,交易额在70万元左右,全年可达5000多万元。”包包寨村支书罗军说,这一集贸市场辐射境外边民约2.6万人,交易商品有农用车辆、家用电器日用百货等,自运营以来,收益超过了预期。

据临沧市委书记杨浩东介绍,截至2020年6月,临沧市沿边32个产业村、6条沿边旅游路线、33个旅游景点、15个旅游村寨、29个较大村、1个国家级一类口岸和2个国家级二类口岸建设、7个通道边民互市点已全部启动建设。沿边44个行政村全部实现了道路硬化、4G移动电话和宽带互联网全覆盖、有合格卫生室和村医、有安全饮水的“五通”“八有”“三达到”的目标。2019年边境村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357元,高出全省人均可支配收入5265元。

“村村寨寨,打起鼓敲起锣。上世纪60年代,《阿佤人民唱新歌》唱遍全国。如今,又一首《阿佤人民再唱新歌》唱出边疆村村寨寨翻天覆地的变化。”杨浩东说,“边疆兴则边防固,沿边村寨各族群众有了获得感、幸福感,固土守边的使命感、责任感就会更加得到增强。”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文凌 来源:中国青年报

关键词:边疆村寨唱小康新歌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