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资讯 博物志 市场 鉴赏 人物 古玩

首页>收藏>资讯

古代书画升温 一页千金难求

2020年12月10日 16:50  |  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到: 

古代书画升温 一页千金难求

点击进入下一页

在永樂2020全球首拍中,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宋人信札册》拍出2.6335亿元,打破世界最贵古籍善本纪录。

本报记者 王广燕

经过紧锣密鼓的拍卖,北京2020秋拍逐渐进入尾声。因上半年线下拍卖停摆,下半年原本的春秋两季拍卖间隔大大压缩,最短拍卖征集时间、最小征集路径范围,给各拍卖公司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不过在过去的一周里,市场上却连传捷报,诞生多件过亿元拍品,更创下了不少新纪录。

古代书画

“一页千金”毫不夸张

“一页宋版书,早不是一两黄金了,这次拍出了6000两黄金的价格!”在12月2日凌晨,中国嘉德古代书画“大观”夜场,约1.4平尺的宋代朱敦儒《暌索帖》以1.5亿元成交,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在朋友圈的发文中,按照当前黄金的价格将《暌索帖》换算为黄金。如果依照古代16两制,《暌索帖》将值近万两黄金。

而在永樂全球首拍中国古代书画夜场,现存最早王安石文集、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宋人信札册》的三卷孤本以1亿元起拍,经过前后近半小时的激烈竞投,最终由场内买家2.6335亿元投得。这一价格创造了宋版书的最高价纪录,同时也是世界最贵古籍善本。网友估算,这件拍品的每页价值也高达数百两黄金。

北京保利“仰之弥高——中国古代书画夜场”中,文同、苏轼的《墨竹图》以1.219亿元成交,成为史上最高价的墨竹图题材之作,刷新了文同艺术作品的个人纪录,同时成为苏轼第二高价作品。该作品曾于2014年保利春拍中拍出4255万元,六年过去,价格增长了186%。其画上有十八位从宋末到晚清的名家题跋,清晰有序的流传是其价格飞涨的重要原因。

过去,中国近现代书画大家的作品价格是拍场上的金字塔尖,而这一季拍卖,存世稀缺、鉴定更加困难的古代书画、古籍善本显然风头更盛。在收藏家、书画鉴赏家朱绍良看来,古代书画成交超乎想象,展现出藏家对传统文化的认同与自信。在好作品拍出高价的同时,也有“鸡鸭飞上天”的情况发生,“希望买家们掌握更多知识再进场,不要等到潮水退了才知道是裸泳。”

近现代书画

名家代表作最能打动藏家

在近现代书画领域,傅抱石无疑在本季拍卖中独占鳌头。其早年第一力作《大涤草堂图》在中国嘉德以1.38亿元成交,无愧“封神之作”美名;另一幅“抱石得心之作”《二湘图》以1.04亿元成交,成为本季保利拍卖最贵的近现代书画。

重量级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强者越强”的趋势,近年来一直在拍场上演。北京保利国际拍卖中国书画艺术总监殷华杰认为,艺术品市场分化是必然的。海量信息让艺术品市场更透明,新的藏家群体知识结构更高、收藏理念更成熟,只有最具艺术价值的作品才能真正打动他们。

在点评本季拍卖各近现代艺术家作品表现时,中国嘉德副总裁兼书画部总负责人郭彤说道:“傅抱石、黄宾虹、齐白石、吴昌硕、张大千、任伯年皆因精稀出品赢得喝彩,李可染、陆俨少则保持了一贯的热络稳定。”她观察到,这一季的秋拍市场气氛较之春拍,藏家出价更加审慎,非璀璨、感动之作难求高额出价。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秋拍中,拍卖行纷纷在新技术的助力下拓展网络拍卖业务,网络买家十分活跃。以中国嘉德为例,网络同步拍首次应用于“大观”夜场,网络竞投成交件数近40%,吴昌硕《致三多花卉册》以5175万元成交,创网络同步拍成交价新纪录。在傅抱石《大涤草堂图》的拍卖过程中,线上藏家也曾参与竞投,并给出了1.1亿元的高价。

在特殊的2020年年末,艺术品市场克服了众多不利因素,呈现出一份亮眼的成绩单,为下一个春天的到来注入更多信心。

编辑:杨岚

关键词:书画 古代 拍卖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