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大家谈 委员有话说 委员评论 政协人语 同心论坛 议事厅 微言大义

首页>要 论>委员评论

构建高水平的市场经济需要推进有序竞争

2020年12月18日 16:23  |  作者:张占斌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把握好竞争与垄断的辩证关系,深入认识资本无序扩张和过度垄断的危害,营造稳定公平透明的营商环境,构建高水平的市场经济体制,推进市场有序竞争,对贯彻落实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开启新发展阶段新征程有重大意义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21年经济工作,提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资本无序扩张可能引起垄断,对市场竞争产生负面影响甚至严重破坏,更会对我们共享发展成果带来负面影响。把握好竞争与垄断的辩证关系,深入认识资本无序扩张和过度垄断的危害,营造稳定公平透明的营商环境,构建高水平的市场经济体制,推进市场有序竞争,对贯彻落实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开启新发展阶段新征程有重大意义。

认真把握竞争与垄断的辩证关系。竞争与垄断相互对立,但又紧密联系。这里重点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视角把握二者的辩证关系。一方面,竞争引起资本集中和垄断。竞争作为市场经济的一种外在强制规律,为资本实现价值增殖提供了很好的方式。但是,单一资本往往不足以形成强大的投资能力,所以就有了多个资本结合,形成资本集中,这是竞争的结果。随着科技进步和信用制度的完善,资本集中得到进一步强化,就有可能形成垄断。伴随竞争,资本从利润率低的部门流向利润率高的部门,竞争的过程就是形成社会平均利润的过程。另一方面,垄断没有完全消除竞争,但垄断下的竞争容易变形。垄断没有完全消除竞争,事实上还存在垄断资本与非垄断资本、垄断资本之间的竞争。垄断资本和非垄断资本的竞争指的是垄断资本依靠进入壁垒排挤中小企业,通过转包等形式控制中小企业,通过买方垄断掠夺中小企业,而非垄断资本则寻求各种方式与垄断资本相抗衡;垄断资本之间的竞争包括不同垄断部门之间的竞争和同一垄断部门内部的竞争。但是,垄断下的竞争容易变形,表现在:一是垄断组织不以社会平均利润为目标,而追求高额利润;二是垄断下的竞争不仅采用一般的经济手段,还可能采用特殊的政治和军事手段;三是垄断下的竞争表现为原料、市场份额、利润、控制权的争夺,容易产生斗争;四是垄断下的竞争更为激烈,造成的破坏性更强。

深入认识资本无序扩张和过度垄断的危害。资本追求价值增殖的本性无可厚非,如果规制得好,资本能够为社会和民众贡献力量,这也是我们把市场经济引到中国的理论和实践底气所在。但是如果不加以正确引导,一旦放任资本无序扩张,很容易造成过度垄断,导致市场失灵。资本无序扩张和过度垄断的危害表现在:一是从市场层面看,降低资源配置效率。市场经济的核心问题就是资源配置效率,历史的经验和实践的效果都表明,资本无序扩张和过度垄断,会降低资源配置效率,而有序竞争是实现资源配置优化的有效办法。二是从消费层面看,获得垄断地位后的高价低质策略损害消费者权益。一旦通过资本无序扩张获得垄断地位,高额利润便成为垄断的追求目标,会相应地采取垄断高价策略,再加上缺乏有效竞争,垄断地位获得者没有动力提升产品质量,有时甚至提供低品质的产品,高价低质策略严重损害消费者权益。三是从经济安全层面看,垄断形成的“大而不能倒”影响监管政策。垄断意味着自身规模很大,控制的市场份额很大,对经济社会的影响也很大,如果垄断出现问题,很容易形成“大而不能倒”的局面。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中,美国华尔街的很多企业都属于“大而不能倒”,企业自身存在很多问题,但如果企业倒闭,那么整个美国金融体系和经济体系将出现系统性崩溃,最终只能由纳税人“埋单”。为此,美国监管部门不得不实施救助,采取一些被迫的监管措施。在我国,要警惕这种风险。

以稳定公平透明的营商环境推进市场有序竞争。垄断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特殊行业中也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肯定不是对风险视而不见。从历史的眼光看,竞争仍是市场经济的主流方向。从发展的眼光看,对有些大公司产融结合存在的风险也要防范和化解。下一步,我们要认真贯彻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的“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精神要求,本着爱护的原则,健全产融结合的监管框架,积极营造稳定公平透明的营商环境,不断推进市场有序竞争。其一,发挥“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积极作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都是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并不意味着任由市场无序扩张,而是需要着力完善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价格等要素市场化配置的体制机制,更需要发挥政府作用,需要发挥两个比较优势,健全要素市场化交易平台,完善要素交易规则和服务,提升要素交易监管水平,增强要素应急配置能力。其二,加强营商环境立法与产权保护。系统梳理、清理、修订违反稳定公平透明的营商环境的法律法规,加快统一公平竞争的法律法规,实现竞争主体在法律上平等、政策上一致的公平待遇。同时,要加强产权保护,特别是知识产权保护,在当下,新技术的知识产权也需要高度关注,提高审查质量和效率,加大侵权违法行为惩治力度。其三,坚定实施反垄断。伴随技术进步,一大批新业态新模式涌现,要择时修订反垄断法,适时出台相关的监管条例与措施,把行业自律和监管科技相结合,坚定实施反垄断。这件事情办得好,也有利于构建更高水平的市场经济体制。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编辑:李敏杰

关键词:竞争 垄断 资本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