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政协动态 协商建言 委员声音 主席日志 正商量 议政瞬间

首页>协商>协商建言

城乡融合发展跑出“加速度”

​——佛山市南海区政协助力村级工业园改造综述

2021年01月07日 13:59  |  作者:林仪 揭春雁 叶宁 邹永榆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人民政协网佛山1月7日电(本报记者 林仪 揭春雁 通讯员 叶宁 邹永榆)佛山市南海区地处粤港澳大湾区腹地、广佛同城前沿,改革开放40多年来,南海区城乡经济社会发展成效显著。进入新时代,城乡发展不平衡不协调问题成为南海高质量发展的最大短板。

2019年7月,广东赋予了南海为全省城乡高质量融合发展探路的使命,省委深改委批复同意南海区建设广东省城乡融合发展改革创新实验区,而村级工业园升级改造正是实验区建设的“牛鼻子”。

2020年伊始,南海区向“村改”这一硬骨头发起攻坚战,吹响了“起跑就是冲刺,开局就是决战”的号角。南海区委、区政府把实验区建设作为改革发展的“一号工程”,而区政协也将之作为履职的“一号议题”,并以“一题到底”的协商形式,凝聚合力,跑出城乡融合发展“加速度”。

微信图片_20210107134216

轻装上阵,

多措并举推进“三旧”拆除

过去,南海城乡建设缺乏有力的规划管控,大量工业园区布局不合理,城乡混杂交错,成为制约南海城乡融合发展的一块突出短板。

目前,南海全区有612个村级工业园,分布在全区280多个村居。围绕建设实验区“一个提升、两个连片”的工作部署,南海明确2020年需拆除整理土地面积3万亩,累计完成拆除整理6万亩,累计完成复垦复绿5500亩,全年建设各类产业载体200万平方米,综合整治3.5万亩。

但村级工业园各种历史遗留问题繁多,利益关系错综复杂,进行改造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2020年南海区两会上,区政协委员刘光海、伦永谦等不约而同关注到村改,提交提案《关于全面协调推进南海区村级工业园改造的建议》。该提案被列为区政协重点提案,由佛山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闫昊波负责督办。

提案提出,要用发展思路、改革办法破解改造难题,提高改造工作的预见性和协调性。从顶层设计出发,设置改造专项扶持基金,对成功改造通过验收的项目进行适当奖励,及时兑现及时发放,最大限度释放政策红利;除普惠性政策外,建议推行财政扶持奖励资金、用地指标等紧缺资源的竞争性分配,以此充分调动各改造主体的积极性。

作为南海区村级工业园升级改造的参与者,南海区政协常委、佛山市南海区新世纪集团总经理叶钰泉,针对前期土地整理投入成本高、租户剩余租期长等难点,建议出台政策在村级工业园附近采取土地置换的方式推动旧租户搬迁,或者以新工业园区厂房返还方式推动旧租户腾挪出旧厂房。而针对部分村级工业园升级改造后招租难的问题,他建议,政府要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对老旧厂房的生产企业进行分类和集中培训,引导他们对自己的企业进行创新升级。

据了解,2019年,南海出台《佛山市南海区城市更新(“三旧”改造)实施办法》,对村级工业园升级改造引入了联动改造、混合出让等创新性政策和产业载体分割销售等刺激“工改工”政策;将试点项目的奖励标准提高到50万元/亩,将微改造类试点项目纳入扶持范围,奖励标准为20万元/亩。2020年4月,《佛山市南海区城市更新(“三旧”改造)实施办法的补充规定》出台,优化了联动改造要求,将联动改造限定在行政村范畴;同时将工业用地集转国地价款全额返还给村集体等,以此助推加快南海村改攻坚步伐。

除了顶层设计和政策支持,加快村级工业园改造提升离不开资金的支撑。在如何降低开发成本方面,南海区政协委员也是智计百出。南海区政协常委、南海区桂城街道城建和水利办副主任康浩建议,由于“工改工”项目回报周期较长,投资风险较大,市场积极性尚未充分调动起来。可考虑加大“工改工”政策支持力度,以降低项目投资者融资成本、税费成本、提高财政奖补等一系列措施,节约集约利用土地,提高工业用地容积率,提高村级工业园升级改造社会资本参与的积极性。

据南海区财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2017年以来,南海区筹集村改奖励资金10.56亿元,累计支出扶持奖励资金2.32亿元。同时,经与南海区自然资源分局、区整治办等部门沟通,结合村改工作的实际资金需求,南海区计划加大村改扶持资金的计提力度,筹集安排30亿元扶持奖励村级工业园改造提升认定项目和国有土地工业改造提升认定项目。

南海区政协常委梁虹所在的广东南天明律师事务所村改律师团队从2013年开始一直参与村级工业园改造提升项目的法律服务,见证着村改项目的变迁和发展。她认为,拆迁成本高、清退难是村改项目普遍存在的问题。现阶段村改实施主体开始趋向通过诉讼等法律途径确定法定的补偿金额,以求达到降低拆迁成本的目的。她提醒:“不是所有的租赁合同均能采取诉讼的方式处理的。在村改项目中,诉讼策略的实施应根据项目用地性质、租赁合同履行情况及租赁合同解除权等具体情形综合判断后决定清退策略,慎用诉讼处理拆迁补偿问题。”

对于委员们的建议,南海区副区长黄颂华表示,将针对村改实践工作中的重点、难点问题研究破解,做好村改相关政策的梳理和宣讲,强调政策的出台效率和适用性,用好用实村改政策。同时,借南海区建设广东省城乡融合发展改革创新实验区的契机,积极与省、市两级有关部门沟通,重点在土地管理、规划审批、项目验收等方面,争取相关职权下放,提高村改工作效能。

2020年12月1日上午,南海区政协视察团来到了大沥镇全球创客小镇项目和里水镇大冲科技生态工业园改造项目。从碧桂园华亚广场的高处俯瞰,大沥的“村改”成果一目了然:工地上车来车往,大片的破旧建筑被拆除,整齐划一的厂房拔地而起……

全球创客小镇项目所在地原来是一片旧厂房,产业形态以铝型材加工、模具加工、废旧金属回收为主,产能低、税收低、污染大等问题成为发展桎梏。随着升级改造按下“快进键”,这里将打造众创空间-孵化器-加速器-产业园区的创新创业生态链,并形成极具创客特色的商住、文化、娱乐、运动休闲集聚区。

而里水镇大冲科技生态工业园改造项目则是一个“以新型生物医药+高端技术制造”为主题的新型产业社区,项目实现了多方共赢:村集体改善了社区总体环境,同时保留集体物业,并持续受益。目前,该项目四期正在有序推进,第一期改造范围350亩,60个租户的厂房全部拆除,第二期300亩正在推进中。

大沥和里水“村改”项目,是南海城市更新的一个缩影。去年至11月底,南海区村级工业园共拆除整理36719.79亩,完成去年3万亩计划任务122.4%,其中物理拆除14945.42亩;累计完成拆除整理60027.4亩,完成累计拆除整理任务6万亩的100.1%,其中累计物理拆除31909.4亩,拆除整理规模及力度前所未有。

“南海‘大拆除’提前完成2020年度目标任务。”南海区整治办专职副主任黄永坚并没有如释重负,因为更重要的工作还在后面——升级改造。

微信图片_20210107134222

2020年12月7日,南海区召开区委书记督办政协重点提案工作会议。

添砖加瓦,多管齐下加快产业集聚

村改腾出空间后,如何围绕广东省城乡融合发展改革创新实验区、国家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试点,大力发展高端产业集群呢?在一拆一建之间,作为南海立区之本的制造业尤其是传统制造业何去何从?

“产业为本,战略为势,创意为魂,金融为器!”南海区政协党组成员、副主席区志星提出,南海村改项目要以加速度的方式解决南海发展面临的“城不城、乡不乡”的问题。

为深入了解南海区统筹推进村级工业园改造和招商取得的成效以及遇到的问题,研究建立进一步完善统筹推进改造和招商的体制机制。2020年8-10月,区政协农业和农村委员会组织深入全区7个镇(街道)开展调研,到周边先进地区借鉴经验做法,并和区有关单位座谈研讨,形成了《关于完善体制机制,统筹推进村级工业园改造和招商的调研报告》。报告建议,加强规划引领,切实做好全区村级工业园高质量发展的规划统筹;建立健全联动招商机制,强化改造和招商的高效协同;推动精准招商、靶向招商,切实增强招商实效;建立健全招商服务体系,提升营商政策环境;借力大数据治理,强化对招商工作的综合支撑。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去年10月,南海区政协智库委也与广东财经大学现代服务业研究院成立了联合调研组,赴苏州、无锡、南京、合肥等地开展调研,了解现代产业园区的产业形态和发展趋势,结合村级工业园改造,为南海制造业的转型升级询策问计,形成了《借力村级工业园改造,加快南海制造业转型升级》专题调研报告,供区委、区政府决策参考。并在12月3日举办了“借力村级工业园改造,加快南海区制造业转型升级”政协智库专题议政会,邀专家、委员与部门面对面交流,探索可行路径。

会上,南海区政协常委、智库工作委员会主任张江表示,村改“拆”不是目的,关键在于土地整理出来后,大力发展高端产业集群,丰富平台载体功能,重塑生产生活生态空间,在做大做强做优广佛极点上展现更大作为。

区政协智库专家、广东财经大学粤港澳大湾区研究中心主任林仲豪也指出,南海不能以亩来论英雄,要转变为以平方公里来谋划南海的产业带,瞄准大科技、大资本、大企业、大产业,培养更多的“头部企业”,助力南海高质量发展。

那么,“头部企业”来自哪里?除了引进高新企业,还要挖掘本土优质企业。

“南海有很多隐形冠军企业,近几年,隐形冠军集群不断在细分领域创新‘突围’,正成为支撑地区高质量发展的中坚力量,南海要以冠军标杆企业为核心,引入相应的产业项目,做强做大上下游产业链。”广州美捷软件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吴晓荣建议,村级工业园改造和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两项工作必须一起推动,进行整体布局。

这一观点与南海区政协委员、南海区鞋业行业协会会长伦永谦不谋而合。伦永谦表示,自改革开放以来,南海在家具、五金、机械制造等传统产业都有完善的产业链,对于村改招商引资,南海既要招商,也要稳商,毕竟拆除整理近6万亩空间,不能把企业都赶走,怎么安置这些企业非常重要。他建议,在推动村级工业园改造的同时,应注重分区域、分行业进行规划,保护现有较为完善的传统产业链,将改好的园区进行腾挪置换,并同步引进、发展新业态。

他以鞋业为例,鞋子可以通过高新+智能的升级,把企业做出艺术感,实现企业的生产和加工“上楼”,把设计中心“下楼”,注入新的文化元素。“既要发展高大上的园区,吸引高端产业进来,也要稳固好现有完善的产业链。”伦永谦说,做好传统产业的集聚和转型升级,从业态、人员、政策方面给予扶持,优化南海的产业布局。

“基于南海的产业背景,南海制造业升级的核心一定是产品创新。”南海区政协桂城特邀委员、佛山林至高分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博伟认为,产品创新主要来自三个方面,第一、基于目标人群的产品设计;第二、特种功能新材料;这两个结合能够创造各种高性能产品,第三、能够完成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市场化的复合型人才,以及能够完成技术发明的专业人才。

位于南海桂城平洲夏南二社区的天富科技城,是桂城首个“工改工”村改项目。所谓“工改工”,即工业园或厂房在不改变土地功能情况下的改造提升。

天富科技城占地面积80亩,是集生产、研发、办公、应用、生活为一体的都市型产业园区,园区借力“三旧改造”政策,将原本欠缺社会效益的钢铁市场改造为创新产业园区,改善村容村貌增加村民收益,还引入了一大批科创企业推动桂城实体经济发展。

广东南海启明光大科技有限公司是较早入驻该园区的企业之一。该公司执行董事黄良辉是南海区政协智库专家。他说,天富科技城靠近佛山一环,起到很好的连通作用,公司落地不久,带动了行业上下游的几家企业落地。不过,园区在引入新兴战略性项目时,普遍存在有什么招什么的情况,“星星点点”的企业零星分散在园区,缺乏清晰的产业规划。

黄良辉建议,依托村改把这些“星星点点”的企业串起来,形成一个生态链,这样可以加快入驻企业上下游之间的联动,真正形成一个产业链的生态闭环,实现内循环互动发展。

“村级工业园的改造,不再只是传统产业的延续,而是新兴产业的集聚,不只是为企业发展提供物理空间,更需要重视软环境的优化与升级,需要以人为本、以企为先,才能使村级工业园的产业形态与产品结构完成升级换代。”南海区政协常委、致公党南海总支副主委刘光海认为要进一步提升村级工业园改造后的软环境。

委员、专家们的意见被逐一吸纳到区委、区政府的工作中,为南海区村改工作装上了助推器。

在去年12月7日的书记督办政协提案工作会上,闫昊波充分肯定了区政协的工作,认为“提案督办既是对区委、区政府工作的一次促进,又是为下一步广泛听取社会各界意见搭建平台。”接着,他抛出了四道村改“思考题”,邀委员、专家贡献智慧。这四道村改“思考题”分别是如何重构村改腾出的空间格局、如何留住有特色的传统产业、如何引进新兴产业进园区、如何推进高品质园区建设。

闫昊波强调,由于村级工业园改造升级牵涉面广、利益群体错综复杂、推进工作难度大,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系统工程,更需要凝聚最广泛的共识和力量,希望南海区政协今后持续关心关注村改工作,围绕村改工作的推进落实,围绕村改过程中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提出更多高质量的提案,推动形成改革攻坚合力。

春潮涌动扬帆竞发,南海势必抓住时代赋予的使命和机遇,为全国城乡融合改革创新再出发提供“南海智慧”和“南海样本”。

微信图片_20210107134229

2020年12月1日,南海区政协组织常委视察村级工业园改造项目进展情况,图为视察组在听取大沥镇镇委书记刘浩文对“全球创客小镇”的项目介绍。


编辑:贾元昌

关键词:南海区 改造 南海 村改 工业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