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聚焦 时政 动态 原创 国际

首页>要 闻 >原创

珠穆朗玛峰:中尼友谊峰

2021年01月13日 21:20  |  作者:张九桓 杜军玲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2020年是中国与尼泊尔建交65周年,这一年的12月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尼泊尔总统班达里互致信函,共同宣布珠穆朗玛峰最新高程为8848.86米。

珠穆朗玛峰为什么又被称为“中尼友谊峰”?修筑中尼铁路的困难主要在哪里?奥运火炬在珠峰传递的时候出现了哪些意外情况?为什么要在佛祖的诞生地蓝毗尼建设中华寺?

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驻尼泊尔原大使、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张九桓为我们解答上述问题。

无标题(34604)-20210115135715

1996年,张九桓大使在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与到访的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交谈

毛主席拍板:两国共有的“中尼友谊峰”

1995年到1998年,我第一次做大使,就是在尼泊尔。这个国家是一个山国,据说全世界有14座8千米以上的高峰,尼泊尔境内或者尼泊尔跟别的国家共有的,有8座,其中就包括珠穆朗玛峰。

2020年是中尼建交65周年。当年12月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尼泊尔总统班达里互致信函,共同宣布珠穆朗玛峰最新高程为8848.86米。

珠穆朗玛峰是两国世代友好的重要象征。两国一直将这一世界最高峰确立为中尼之间的界峰和“中尼友谊峰”。

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尼关系一直保持着比较好的状态,也是比较早划定这两国边界的国家。1961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刘少奇和尼泊尔国王马亨德拉代表中尼两国在北京签订了两国边界条约。

在此之前的一年,双方在谈边界的时候,出现一个问题:珠穆朗玛峰怎么办?因为中国历史上,认为这是属于中国的,而尼泊尔历史上认为这属于尼泊尔。

最后是毛主席拍板:珠穆朗玛峰是我们两国共有的,我们可以管它叫中尼友谊峰。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中尼边界基本上是沿着喜马拉雅山的走向来划定。珠穆朗玛峰就在中尼边界线上,南坡在尼泊尔,北坡在中国的西藏。

我国对珠穆朗玛峰的测量其实比较早。早在18世纪康熙年间,康熙帝就曾经派人去勘察过珠穆朗玛峰的位置,记录在车舆图皇舆全览图。当然, 当时还没有办法它的高度,但是它的位置已经定了。学者认为这是记载珠穆朗玛峰的第一份文献。

到19世纪,印度被英国占领,英属印度也曾经多次对珠穆朗玛峰进行测量。 但是当时尼泊尔政府不允许英国人进入尼泊尔,它只能从印度大吉岭这些地方,从孟加拉平原遥测,所以它的测量很难准确。1902年他们公布的一个数字,认为珠穆朗玛峰高度为8882米。这个数字被人们沿用下来。

1957年中国登山队首次登上珠穆朗玛峰,在峰顶上树立了红色的观测觇标。当时测出珠峰的高度为8848.13米。这个高度后来广为各国所接受。尼泊尔当时没有能力和技术单独测量,很支持我们测量的数字。之后,2005年我们又测过一次。最近的一次,就是2020年5月份。测定珠穆朗玛峰最新高程8848.86米。

这次中尼两国共同宣布珠穆朗玛峰新高程,包含着中尼两国友谊,也体现了中尼两国时代传承下来的友好合作关系。

奥运火炬在珠峰顺利传递

尼泊尔是个山国,我的家乡在岭南广西,也是个山区,我从小也是开门见山,出门爬山。 所以到了尼泊尔之后,我有一种亲切感。我们老家的山还是比较矮的,到了尼泊尔之后,在加德满都,一出门就可以遥看雪山,巍峨的喜马拉雅山,珠穆朗玛峰远远就可以看见终年白雪皑皑。所以在尼泊尔期间,有时候因为工作关系,有时候周末闲暇了去锻炼身体,都去爬过山。 有一次应俄罗斯驻尼泊尔大使邀请,我们一起到珠穆朗玛峰南侧去登山,登到了将近4千米的高度。

微信图片_20210112112828(37412)-20210115135702

张九恒在尼泊尔走访

2009年张九桓大使到访中华寺与住持怀善(40465)-20210115140745

2009年,张九桓大使到访中华寺与住持怀善法师交谈

在尼泊尔工作期间,我更主要的工作是发展中尼两国友谊。当时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对中国很友好。达赖喇嘛叛逃以后,有一批残匪滞留在尼泊尔的穆斯唐。比兰德拉出任国王以后,解除了穆斯唐滞留的达赖喇嘛残匪的武装,而且勒令他们不准对中国西藏进行破坏活动。 从那以后,凡是达赖喇嘛从印度派人经过尼泊尔到西藏去搞破坏分裂活动的,只要知道,都被阻止。

2008年奥运火炬传递的时候,当时我已经不在尼泊尔工作,我们驻尼泊尔大使告诉我,为了保证奥运火炬在珠穆朗玛峰的传递,尼泊尔政府做了很多配合工作。当时曾有消息说,反华势力试图派人在尼泊尔境内从南坡登上珠峰,阻止我们的火炬登顶。尼泊尔政府得知情报,采取了必要的措施,对一些破坏分子,及时抓捕禁止。

中尼铁路不是遥不可及

我在尼泊尔常驻期间,有一次王毅同志来跟尼泊尔外交部磋商。王毅同志当时是亚洲司司长。磋商之后,他要到西藏去。可不巧,赶上路途上有塌方。

喜马拉雅山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山脉,根据学者的说法,他还在不断地长高。所以一年有两次中尼公路很不好走:一次是冬天的大雪封山,一次就是雨季,道路可能会被冲毁。王毅同志赶上的那次,就是道路被冲毁了。

我们翻过喜马拉雅上,送王毅同志到了樟木,发现道路给冲毁了,不仅车子过不去,人行都很困难。最好,只好由使馆的同志和地方上的朋友,大家人背肩扛,把行李送给塌方那边等候的西藏外办同志。

但我听到最新的消息说,中尼要修铁路了!

尼泊尔一直非常希望跟中国之间能够有一条铁路。过去技术问题不好解决,但我们青藏公路修好以后,特别是我们要修建从拉萨到日喀则的铁路。如果这一段我们能修好,那修建一条翻过喜马拉雅山的铁路,问题就不大了。

我听说,技术上这个问题正在得到解决,所以中尼铁路已经不是遥不可及。到那个时候,中尼两国的往来,可能要真正从天堑变通途了。

蓝毗尼的中华寺

尼泊尔基本上就是大山,只有南部有小块的平原。

微信图片_20210112112727(37410)-20210115135654


张九恒在珠穆朗玛峰南坡留影

人们到尼泊尔去,一般最喜欢做两件事。一是登山,因为最有挑战的就是登珠穆朗玛峰。从北坡中国境内登,要难一些,因为很冷。南坡因为受到印度洋气候的暖气流的影响,所以在登到一定高度之前,还是比较暖和的。 相对来说,登珠穆朗玛峰从尼泊尔境内登更好登一些。所以很多国家的人,喜欢到尼泊尔去登山。 第二就是朝圣,因为佛祖的诞生地在尼泊尔,在蓝毗尼。

谈到蓝毗尼,谈到佛祖的诞生地,我想说一个故事。

1995年我刚刚到任的时候,国内就给我一个指示。因为第二年,1996年4月份的时候,美国人要在日内瓦人权会上又要向我们发难。所以我一到任国内就指示我要做一下工作,请我们的友好国家都协助我们,反对美国的这种卑劣做法。

我就找了尼泊尔首相德乌帕,跟他就人权问题换意见。

无标1题(34606)-20210115135710

1995年,张九桓大使与尼泊尔首相德乌帕交谈

我说,对于我们发展中国家来说,人权问题最重要的就是生存权、发展权。我介绍我们的立场和观点,他就不断地摇头。我又说,我们中尼两国很友好,希望能够在这个问题上密切合作。他又继续地摇头。我就纳闷:这个你也不同意吗?

等我说完了,他就表示,请大家放心,我一定会指示我们驻尼泊尔的代表跟中方密切配合,阻止美国人的无理做法。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原来在尼泊尔,点头不算摇头算!

1996年年初,德乌帕在一个外交场合跟我说,我也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原来,10年前十世班禅大师在访问尼泊尔的时候,就曾经向尼泊尔国王承诺,要在蓝毗尼建一座中华寺,可是现在10年过去了,还没有动工。

我起初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回去以后马上查问,了解到:1984 年的时候,在斯里兰卡召开的世界佛教联谊大会上,尼泊尔方面向我们提出,希望中国的佛教界到尼泊尔临建一座中华寺。1986 年世界佛教联谊会在尼泊尔召开的时候,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十世班禅大师,也是中国佛教协会的名誉会会长,对尼泊尔国王作出了赞同的表示,也在大会上公开做出了 这样的表示。赵朴初会长还题写了“中华寺”三个字。但是后来 因为尼泊尔政局变化,一晃10年过去,就拖下来了。

我了解这个情况以后,就马上去看看这个地方到底如何。蓝毗尼开发委员会派人来领我去看佛祖诞生地:首先看到一个很大的水池,池子旁边是一棵很大的菩提树。水池北面是阿育王石柱,柱上有用梵文刻写的说明,意为:“阿育王于灌顶之第20年亲自来此朝拜。此乃释迦牟尼佛诞生之地。谨造石像、立石柱以兹纪念。并特谕准蓝毗尼村减免赋税,每年仅缴纳收入的八分之一。”

蓝毗尼开发委员会的副主任跟我说,非常感谢中国,因为蓝毗尼的发现,是根据中国高僧、唐代的玄奘《大唐西域记》的记载,考古学家才得以发现的。 所以我们非常希望中国能够到蓝毗尼来建一座中国式的寺庙。

边参观他就边指给我看:这里是缅甸在建的佛塔,这里是韩国建的,他领我到一块很大的、茅草重生的空地说,这个地方我们已经保留下来了,准备留给中华寺。

然后他又指指不远处,那边有达赖喇嘛搞的藏传佛教寺庙,他们甚至利用这个地方作为跳板,一些分裂分子通过这个地方潜入加德满都,然后从边境上偷渡到西藏去搞破坏活动。副主任说,达赖喇嘛每年都到这讲一次经,你们要是来的话,他就不敢来了。

他还说,台湾也表示过,说大陆不来,我们来。

我回来以后,就跟使馆的同志商量,得抓紧履行承诺,把中华寺建起来,给国内打个报告。我们就提了三条理由,第一,人权斗争的需要。第二是反分裂的需要。第三,加强中尼两国文化的往来。

这个报告传到国内以后,国内很重视,据说还专门召开了一次国务会议研究并做出决定,把已经停了10年的这个项目赶紧提上来。当初决定拨款300万人民币,但如今300万已经不够了,所以准备再增加3000万,加起来3300万元。

国内做了这个决定以后,恰好第二年1996年的4月份,德乌帕访华,时任李鹏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亲口就告诉他,你提出的希望我们尽快建中华寺,我们已经做了认真的研究,做了这样一个决定。德乌帕非常高兴。

1996年的12月1日中华寺奠基。当时时间有点紧张,因为4月份才决定建设,需要抓紧设计,需要做方方面面的协调工作。 但是尼方提出来,恰好1996年的10月1号是阿育王柱发现100周年,希望在这个节点上奠基。

当年12月4号,国家主席江泽民要访问尼泊尔。所以使馆一方面要准备迎接江主席的访问,同时又要为蓝毗尼中华寺奠基做准备,当时人手比较紧张。不过最终大家都很高兴,因为这个事情办成了。

经过两年的建设,中华寺竣工。1998年我调回国内的时候,中华寺大雄宝殿和相配套的寮房,都已经建起来了。

中华寺建成以后,我们派出住持方丈,首任方丈是怀善法师,他在那里长住了10年。

当时我们国内已经实行市场经济,但是蓝毗尼条件还是非常艰苦。我们常住的僧人吃了很多苦,但是他们坚持暮鼓晨钟,弘扬佛教,跟在蓝毗尼的各国寺庙有很多交往。

10年以后,达赖喇嘛再也没敢去蓝毗尼,分裂活动受到很大的抑制。

事实证明,中华寺的建成,无论是对佛教事业的健康发展,对中尼文化交往,对中尼关系的发展,对维护祖国的统一、反对分裂,都有重要的意义。

我不时地打听了解寺庙的进展情况,听说寺庙20多年了还很好,多年了一直很好。怀善法师已经回国了,现在是印顺法师在住持。 现在很多人到尼泊尔去,都会特别到蓝毗尼去,去中华寺看看。

(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前驻尼泊尔大使、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张九桓  口述

本报记者  杜军玲  采访整理)


编辑:张佳琪

关键词:尼泊尔 珠穆朗玛峰 中尼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