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热点背后 政协历史 奇闻轶事 军事历史 口述历史

首页>春秋>军事历史

八路军鲁南军区部队柱子山为民除害

2021年04月01日 15:54  |  作者:王贞勤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1943年9月后,抗日军民在全国范围内已由战略相持转向战略反攻。在鲁南,抗日军民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特别是四开山战役后,部队装备大大改善,士气高涨。彻底消灭惯匪、汉奸刘黑七部的条件已经成熟。为此,鲁南军区领导根据八路军山东军区司令员罗荣桓“务求全歼匪徒,不能再让刘匪本人逃跑”的指示,集中兵力,果断发起了消灭刘黑七部伪军的战斗。

“爆破大王”马立训

“爆破大王”马立训

多次将寻歼刘黑七作为重要作战目标

刘黑七本名刘桂堂,是民国时期的山东籍巨匪。20世纪30年代,流窜华北一带,干尽了坏事。全面抗战爆发前他曾洗劫鲁南来彦村,一次就杀害了700多村民。抗战开始后,他时而投降日军,时而投靠国民党顽固派,其部队出行时往往同时穿着黄、灰两种颜色军装。由于他善于“脚踩两只船”,不久就在鲁南称霸一方,鱼肉人民,无恶不作。罗荣桓率八路军一一五师挺进鲁南后,刘黑七充当日本侵略者的走狗,配合日军“扫荡”抗日根据地。1940年初,在拓沟一带,刘黑七袭击八路军津浦支队第三团,致使三团多名指战员牺牲。1940年11月,刘黑七用“塞井眼”“放天花”等极其野蛮、残酷的手段,血洗费县南部60多个八路军抗日根据地内的村庄,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无人区”。

1941年3月,根据抗战形势的需要,罗荣桓和八路军一一五师主力离开鲁南,移往鲁东南的莒南县后,刘黑七更加肆无忌惮,频频进攻鲁南的八路军地方武装,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抗日民众,群众恨之入骨。1941年8月,为了恢复鲁南抗日根据地,解救当地群众,罗荣桓命令一一五师教二旅和鲁南军区的部分地方武装回师费县,将刘黑七部歼灭过半,收复了天宝山根据地。此战,鲁南三团涌现出战斗英雄、爆破手马立训。战斗中,马立训手提炸药包冲在最前面,运用“偷爆”等技术摧毁敌人无数道鹿砦和碉堡,连破敌阵,为战斗胜利立下汗马功劳。战后,被抗日军民亲切地称为“开路先锋”“鲁南三团的一门神炮”。此后,八路军鲁南军区主力部队多次将寻歼刘黑七作为重要作战目标,有几次,八路军得到刘黑七夜宿地的情报,连夜组织奔袭,遗憾的是,抓到的都是刘黑七的替身。

刘黑七屡遭八路军的打击,开始向国民党靠拢。国民党顽固派李仙洲奉命接替于学忠任新的国民党苏鲁战区总司令后,刘黑七立即投靠。1943年初,李仙洲部命令其部下国民党第一四二师师长刘春霖率3个团进入鲁南山区,刘黑七接受了国民党新编第三十六师的“封号”,遂与该部勾结在一起,疯狂地围攻八路军天宝山根据地,大肆制造摩擦,残杀了不少抗日群众。

八路军忍无可忍,奋起自卫,将刘春霖部赶出了鲁南地区。刘黑七失去靠山后,马上又投靠了日军。这时,驻山东日军因为支援太平洋战场,刚调走了三个师团,正感兵力捉襟见肘,见刘黑七来投,便欣然“笑纳”。于是,刘黑七摇身一变成了“和平建国军第十军第三师师长”。但狡猾的他“脚踏两只船”,同时仍旧保留着国民党新编第三十六师的番号。

1943年2月,刘黑七再次窜回费县烧杀抢掠,并疯狂地叫嚣:“有我刘黑七,就没有费县被赤化的老百姓!”“要把费县杀个鸡犬不留!”言罢,就残杀了抗日根据地的干部群众700余人。

连遭八路军沉重打击

1943年秋,日伪在华北地区开始了“普遍性扫荡”。八路军山东军区根据掌握的敌情,于10月15日发出了准备反“扫荡”的指示,要求各军区除保留一部分主力部队为机动力量准备策应其他地区反“扫荡”外,其余主力部队立即分散配合地方武装加强边沿区的斗争。处于合围圈内的八路军各抗日根据地主力部队巧妙地转移至外线,避开敌人的锋芒,留在内线坚持斗争的小股部队以游击战、麻雀战等形式积极打击敌人,使敌人疲于奔命,外线部队迅速出击,给敌人以很大打击。反“扫荡”期间,山东抗日军民作战230次,毙伤进犯日伪军600余人,击落击伤敌机3架,炸毁敌汽车35辆、火车1列,攻克与迫退敌据点10处。在鲁中、清河等区军民的全力打击和其他各区军民的出击下,“扫荡”敌人不得不狼狈撤退。

日伪因战线过长,深感兵力不足,在对鲁中、清河进行重点“扫荡”时,在其他地区只能采取守势。八路军山东军区认为这是进攻敌人的良好时机,命令各军区积极出击。攻势作战首先从鲁南区开始,打击对象选择了伪军“和平建国军”刘黑七部。

1943年春,一一五师教一旅政委王麓水调任中共鲁南区党委书记兼鲁南军区政治委员。临行前,罗荣桓单独和他谈话,叮嘱他一定要完成消灭刘黑七的任务。

王麓水不负重托,到鲁南后,在根据地腹背受敌、春荒严重的困难形势下,他主持区党委和军区深入发动全区军民坚持抗日反扫荡,组织生产自救,很快打开了局面。7月,他又联合鲁中军区,集中8个主力团,配备了多门野炮,一举捣毁了刘黑七的据点南锅泉。刘黑七部在战斗中损失惨重,仓皇逃窜到费县西南的柱子山一带,原本1万多人的队伍,此时只剩下1500人。刘黑七遭到八路军的沉重打击,一改过去四方流窜的旧习,投靠驻崮口山区的伪军荣子恒部,被编为第三师,龟缩在费县柱子山一带,建立了新的巢穴。

刘黑七在柱子山周围选择了几个地势险要的地方,修建了几个碉堡和据点,与伪一、伪二师互为依托,成为插在山东抗日根据地鲁南、鲁中两区间的一颗新钉子,严重地影响着根据地的发展。11月初,鲁南军区为配合鲁中军区反“扫荡”,决定发起围歼刘黑七的柱子山战役。罗荣桓看了鲁南军区报送的这一战役计划后,再次向鲁南军区司令员张光中、政委王麓水下了“死命令”:“刘黑七过去多次受重创都重新拉起队伍,这次一定要活捉他,没有活的,死的也行!”

击毙刘匪,大快人心

11月的一天深夜,刘黑七在南柱子据点的几个炮楼同时遭到八路军的进攻,枪声大作,刘黑七窜上炮楼,四面一片漆黑,只有枪声,看不清八路军有多少人,一连几个晚上天天如此。这使刘黑七和炮楼上站岗的哨兵都放松了警惕,以后再听到枪声时也就不以为然。

11月15日晚,战斗首先由五团打响。紧接着,三团向东面发起猛烈攻击。当枪声再次响起时,站岗的哨兵都抱着枪在岗楼呼呼大睡。这时,突然一个头脑还算灵活的哨兵来报:“七爷,不好啦,八路军打进来了。”刘黑七大惊,慌忙穿衣起床,带上20多名卫兵冲上西南角的一个大炮楼。这时,匪兵们也从惊慌中清醒过来了,他们在刘黑七指挥下开始疯狂反击。突入到据点内的八路军每人手提一篮子手榴弹,朝匪兵的营房内连续投去,一声声爆炸、一团团火光,据点内的伪军死伤狼藉、乱成一片。

刘黑七见状大吃一惊,忙命令他的20多个卫兵拿鬼头刀冲出来督战,企图强迫伪军突围。冲上来的八路军战士见状甩出手榴弹,卫兵被炸得血肉横飞,死伤大半。刘黑七见突围不成,便准备固守。英雄马立训、刘炳坤两次成功地将40斤重的炸药包送到了预定位置。约23时,总爆破成功,敌人东北角和西北角的围墙被炸塌。

刘黑七见大势已去,便带着他的书记官和两名亲兵悄悄用绳溜出炮楼外,向西南方向的一道山岭逃跑。负责在炮楼外围包围敌人的鲁南军区三团四连通信员何荣贵等八路军战士见有几个敌人从炮楼上溜下来,便开枪追击,两个亲兵中弹后倒地身亡,刘黑七和书记官分头向两个方向逃跑。

刘黑七一边逃跑一边回头射击,何荣贵等一边追一边还击,刘黑七身中两枪,重重地跌倒在地上。何荣贵见死者五短身材,脸黑得像黑炭团一样,浑身长毛,很像传说中的刘黑七,就把他的死尸带回去,经被俘的伪军辨认,这具尸体是刘黑七无疑。

16日晨,附近的日伪军赶来增援,均被八路军的阻击部队击退,并乘胜攻克埠下、刘庄、宋家峪、燕庄等多座据点。至此,柱子山战役全部结束。战役共毙敌伪军240人,俘匪军官36人,俘匪徒1000余人,缴获金银珠宝及其他军用物资无数。同时解救了被抓被押的壮丁、妇女500余人。

柱子山战役一举击毙惯匪刘黑七,为民除了害,在山东乃至全国引起了很大反响。鲁南和山东人民为感谢八路军为他们除此大害,纷纷带慰问品慰问参战部队,还特地制作了一把万民伞送到一一五师司令部;延安新华广播电台连续多日、每隔4小时播发一次《山东我军击毙惯匪刘黑七》的重要新闻;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在为此发表的题为《山东军民反扫荡胜利》的重要社论中指出:击毙混世魔王刘桂堂,为山东人民除了大害,为中华民族伸张了正义,特别值得大书特书。

不久,罗荣桓签发山东军区嘉奖令,嘉奖鲁南军区参战部队,并授予击毙刘黑七的八路军战士何荣贵为山东军区甲等战斗英雄称号。

(作者单位:山东省菏泽市定陶区人民武装部) 

编辑:王慧文

关键词:八路军 军区 罗荣桓 伪军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