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政协动态 协商建言 委员声音 主席日志 正商量 议政瞬间

首页>协商>主席日志

推进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有效衔接的理论依据和实践探索研究

2021年09月22日 10:28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在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人民民主的真谛。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指出,“坚持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独特优势”,“构建程序合理、环节完整的协商民主体系,完善协商于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的落实机制,丰富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的制度化实践”。可见,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独特制度优势,在社会治理特别是基层治理中如何转化为治理效能,是一个具有战略性和前瞻性的重要理论和实践问题。

一、 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有效衔接的理论依据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进一步提出,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协商民主是党领导人民有效治理国家、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重要制度设计,同选举民主相互补充、相得益彰。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制度优势能够转化为社会治理效能,需要深入理解和阐释“共建共治共享”在协商中尤其是在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有效衔接的内涵和机理。

“共建”是前提也是基础。就协商而言,“共建”体现为党委领导下不同主体共同参与协商议题选择、协商平台搭建、协商规则制定等。就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有效衔接而言,“共建”体现为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之间的相互支持。一方面,基层协商需要政协协商的支持。由于基层矛盾多、治理难,因此,需要发挥包括政协协商在内的协商民主的重要作用。人民政协作为专门协商机构,有着成熟的制度和丰富的经验,协商渠道也更为畅通,且具有广泛的资源和人才优势,政协协商的支持有助于提高基层协商的制度化水平和规范化程度。另一方面,政协协商也需要基层协商的支持。政协协商向基层下沉,基层协商为政协协商提供了更为广阔的平台和丰富的议题。

“共治”是行动也是过程。就协商而言,“共治”体现为不同协商主体间基于明确分工的协商合作治理方式。就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有效衔接而言,“共治”体现为一个更加开放、包容的行动和过程,可以发挥不同协商主体在多层次协商过程中的积极作用。“共治”意味着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的有效衔接是一种“联动式”、“互嵌式”的协商行动和过程,它既包含了上下联动,也包含了内外互嵌,是一种多层面、多维度的复合过程,已成为新时代协商民主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共享”是目标也是结果。就协商而言,“共享”体现为协商主体共享协商成果,协商成果是基于目标共识而获得的。就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有效衔接而言,政协协商参与基层协商,既发挥牵引作用,使基层协商更具实效性,又能够推动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达成共识并协调联动。与此同时,政协协商面向基层延伸,能够使政协委员直接面对基层群众开展协商民主工作,不仅为基层协商打下良好基础,而且能够使基层协商与政协协商共享协商成果,体现人民民主真谛。

二、 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有效衔接的实践探索

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政协在建言资政和凝聚共识上双向发力,基于“共建共治共享”理念和“协商于民、协商为民”原则,使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有效衔接,既拓展了政协协商的履职空间,又提升了基层协商效能。

虎丘区的“有事好商量”协商实践建构了“好协商”体系。具体而言,“好协商”体系涵盖了目标、规则、过程、成果和价值等五个方面,通过聚焦目标、简约规则、优化过程、落实成果、提升价值,将协商平台、组织、资源、机制和功能聚合起来,实现信息共享、多元协同、资源整合、过程科学、效能显著,从而更好地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好协商”体系的构建,基于“一室四平台”,围绕“选好议题、搭好平台、融好资源、建好机制、抓好效能”等五个方面进行制度设计。

(一)“一室四平台”

“一室”即协商议事室,“四平台”是协商议事室所发挥的不同协商功能平台,包括“议事平台、建言平台、宣传平台和互联网平台”。虎丘区政协把建好用好协商议事室作为推动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有效衔接的重要抓手,把“一室四平台”作为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有机结合的重要渠道。

虎丘区政协在“不另起炉灶,不增加基层负担”的基础上,依托现有资源,建立各级“有事好商量”协商议事室。“有事好商量”协商议事室,遵循融入、开放、共享原则,融政协委员工作室、政协委员活动之家、社情民意信息联系点、民主党派基层组织活动阵地功能于一体,把涉及群众利益的基层协商下沉到乡镇(街道)、行政村、城市社区和企事业单位。虎丘区政协还持续建设界别、企事业单位协商议事室,全面推进村(社区)级协商议事室建设规范化。此外,积极发挥“互联网+”的作用,通过打造线上“智慧政协”进一步提高“有事好商量”协商议事的效能。利用“互联网+”打造“智慧政协”,让政协委员、辖区广大居民都可以随时随地网上提交意见建议,让基层政协广泛收集来自委员、群众的声音,成为协商议事活动的前期线索、中期互动和后期反馈信息,增进活动的便利性和便捷化。其中,枫桥街道政协工委依托新媒体平台,线上线下同步开展“有事好商量”协商议事,满足居民群众的知情权、提升参与感和获得感。

(二)“五个好”制度设计

一是选好议题。选好议题,上下联动、内外联动、扩大选题覆盖面,提高选题精准度,加强选题科学性。坚持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相结合,从党政所需中确立选题,从日常履职中发现选题,从委员、群众中获得选题;注重选择切口小、关联广、与群众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议题开展协商。如“协商议事月”期间,狮山横塘街道政协工委围绕建好建优“线上日间照料中心”,举办专题协商议事会,广听言路、集思广益,为街道“智慧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聚力添柴。浒墅关镇政协工委在青灯村“有事好商量”协商议事室举行协商议事活动,献策农村人居环境提升。通安镇政协工委在收集到居民对动迁小区配套设施的所愁所盼后,举办“有事好商量”协商议事活动,专题协商动迁小区配套设施的改造提升工作。这些精心挑选的协商议题,多是老百姓的身边事,也是虎丘区政协“有事好商量”协商议事平台重点关注的民生关键事。

二是搭好平台。丰富协商平台形式,既坚持专题协商会、协商座谈会等既有协商形式,也经常开展对口协商、界别协商,还依托互联网完善远程协商、联动协商、网络议政,发挥委员移动履职平台作用,推动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有效衔接。虎丘区全面启动了“有事好商量”协商议事室建设,制定印发了《关于推动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有效衔接,建设“有事好商量”协商议事室的实施意见》,召开工作载体建设推进会,明确要求各基层政协工委,按照“有平台、有标识、有制度、有活动、有成效”的标准,对现有协商平台载体进行提档升级,在总体设计、功能布局、内容展陈、氛围营造等方面凸显特色、大胆创新,实现“有事好商量”协商议事室从“有形覆盖”向“有效覆盖”的转化。如镇湖街道突出刺绣特色,依托刺绣工作室打造了工作载体加委员联系点的“1+1”新模式;枫桥街道政协工委依托“住枫桥”APP打造了网上“委员之家”工作平台。

三是融好资源。根据协商议题,运用信息化、网络化、智能化技术手段,引导和组织多方人士参与协商。政协委员参与基层协商议事,贡献智慧和资源,推动基层群众“有事好商量”,形成多元主体共同协商治理的有效机制。如在“有事好商量——新区再出发”大型协商议事活动中,同时采用网络同步直播的方式,向全区228名政协委员进行同步直播,委员们在收看直播时还可发送留言评论,增进现场交流互动。狮山横塘街道以线上+线下的形式召开“线上日间照料居家养老”专题协商活动时,在街道政协“有事好商量”协商议事室设立了分会场,并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向全街道政协委员同步直播。在枫桥街道开展的“解决‘停车难’‘停车乱’”专题协商议事活动中,使用了小鱼视频会议系统,远程连线场外的8位企业代表和居民,并通过视频会议现场听取了他们的意见和建议,极大地提高了活动的参与度。狮山横塘街道开通的微信小程序、枫桥街道开发的“住枫桥”手机app,政协委员、辖区广大居民都可使用其随时随地网上提交意见建议,有利于基层政协广泛收集来自委员、群众的声音,成为协商议事活动的前期线索、中期互动和后期反馈信息,增进活动的便利性和便捷化。

四是建好机制。建立良好的协商机制,健全“好商量”的沟通机制、“多商量”的激励机制和“会商量”的评价机制。在“好商量”上,虎丘区全面推进村(社区)级协商议事室建设规范化。针对村(社区)级协商议事室制定相应文件和活动方案,完善协商议事室工作制度,开展好活动。在“多商量”上,虎丘区政协通过搭建“群众家门口”的协商议事平台,围绕老百姓的揪心事、烦心事、操心事协商议事、支招献策,推动问题解决,让群众感到政协离得很近,委员就在身边。在浙大苏工院和苏州创业园分别建设了经济、科技界别的协商议事室,依托各专委会以相应界别的名义全面开展界别协商议事活动,每个专委会每年至少开展2次协商议事活动。在“会商量”上, 以“商”为媒,有效作为。虎丘区聚焦社会治理难事开展协商,不仅拓宽了问政于民、问计于民、问需于民的渠道,也协助做好了理顺情绪、化解矛盾、凝聚人心的工作。如为解决动迁小区消防栓用水管理难题,通安镇政协工委召集政协委员、职能部门负责人、居民代表等开展“‘救命水’不是‘免费水’”协商议事活动,在与居民共商共议的基础上形成可行性方案,加强安全意识、消防知识宣传,建立联合执法机制,加大巡视检查力度,解决动迁小区消防栓用水管理难题,既得到社区群众的拍手叫好,也获得党委政府的肯定点赞。

五是抓好效能。坚持目标导向、问题导向、需求导向,在实践中完善协商内容、丰富协商形式、健全协商规则、培育协商文化,使协商议事常做常新,使建言资政有理有效,实现建言资政和凝聚共识“双向发力”。在虎丘区各级政协组织开展的“有事好商量”协商议事活动中,党政主要领导到场,政协主席(工委主任)主持,协商前充分调研,协商成果跟踪督查,这样的程序和力度已成为常态和“标配”。如围绕“老旧小区综合改造提升”的“有事好商量”协商议事活动,东渚街道政协工委组织20余名政协委员分3组深入居民小区走访调研,召开居民座谈会,梳理归类出10多个改造难点和堵点,真正做到不调研不协商。镇湖街道政协工委组织开展“马山康居特色村建设”专题协商,形成包括乡村文化、村居美化、设施标识等在内的5个方面的协商成果,协商会后,政协工委认真组织“回头看”进行跟踪督查,确保协商意见落到实处。枫桥街道政协工委组织开展商后追踪,针对破解“停车难、停车乱”协商议事中政协委员、企业、居民代表提出的问题,街道认真梳理吸纳合理性意见建议,加快推进“智慧停车”收费系统落地启用。

虎丘区的“有事好商量”协商实践,基于“一室四平台”,充分发挥协商议事室的多样化功能,使其成为集议事平台、建言平台、宣传平台和互联网平台于一体的多功能协商平台。在协商活动中,围绕“选好议题、搭好平台、融好资源、建好机制、抓好效能”等五个方面进行制度设计,借力专业性的智力支持,实现了跨部门、跨主体的资源整合,建立一套科学有效的协商机制,形成“联动式”、“互嵌式”的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有效衔接的新模式,将协商民主制度优势转化为社会治理效能。

(张国畅 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政协主席)

编辑:周佳佳

关键词:协商 政协 基层 商议 议事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