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资讯 评论 艺文 阅读 非遗 国学 人物 戏剧 视频

首页>文化>艺文

姑苏寻桂

2021年11月22日 09:51  |  来源:人民政协报
分享到: 

黑德昆

近些年来,愈发喜欢在秋冬时节前往江南,窃以为在北方温度骤降暖气未至的尴尬时日里,江南仍是山青水碧,契合心中岁寒日暖的小欢喜。

我曾在《满城尽是桂花香》一文中写了杭州,辛丑岁寒,那就再写写姑苏吧。其实苏州也有很多桂树,网师园中有“小山丛桂轩”,耦园中有“樨廊”,行走其间,天香浮动。比之杭城,姑苏的桂香更私密,更淡远些,似佳人临去时的秋波一转,当得起寤寐思量。

秋风云外,日暮汀远,太湖边早在春秋战国时冶炼纺织渔业就兴盛,是以吴越才生出了问鼎逐鹿之念,虽然拉开了时间的维度去看,所谓的霸业只是螺蛳壳里做道场,免不了为他人作嫁衣,但彼时的壮怀激烈却值得在余晖中漫步怀想。

渺空烟四远,是何年,青天坠长星?幻苍崖云树,名娃金屋,残霸宫城。箭径酸风射眼,腻水染花腥。时靸双鸳响,廊叶秋声。

宫里吴王沉醉,倩五湖倦客,独钓醒醒。问苍波无语,华发奈山青。水涵空、阑干高处,送乱鸦斜日落渔汀。连呼酒、上琴台去,秋与云平。

英雄美人渐行渐远,是一个时代在落幕,而属于战国的大戏才徐徐拉开帷幕。春秋时的余烬,终化作江枫渔火,照亮了后来人的生之逆旅。

此地富庶,乡民有风骨,多自矜。张翰受聘于齐王,因不投契,更不合意。在洛阳,有一天秋风起,他想念家乡味道鲜美的菰菜、莼羹、鲈鱼脍。慨然言之:“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遂命驾便归。俄而齐王败,时人皆谓见机。张翰的率性和见机很见吴越人风骨,他是吴江人,墓就在汾湖畔。汾湖有“紫须蟹”,螯一大一小,与相距不远声名远播的阳澄湖蟹比,汾湖蟹、太湖蟹、固城湖的蟹都不逊色。

另外被张翰念念不忘的莼菜,在此地亦常见,叶片圆翠,田田如铜钿。莼菜本“无味之味”,调“羹”入味做成汤食,随缘而不失本色。古人形容为“味略如鱼髓蟹脂,而轻清远胜”。清明时节的莼菜如春茶,鲜润难得;霜降后,则大量上市,秋莼菜如秋茶,同样适口。

无数文人雅士寄情于江南,渴望着终老江南。而不管如何着墨,这落花流水去还来的江南是写不尽,道不完。我对江南的情愫,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浓厚。这情丝丝滑,如同口中的莼菜羹一般难舍难分,每每才下舌头,又上心头,有时竟然由留恋变成了明灭的惆怅。

窃以为,苏州最吸引人的不是新潮的充满设计感的高楼大厦,也不是观前街的人潮熙攘,更不是声名在外的名园古刹,而是那一条条看似寻常的临街堂巷和河边小路,春来花柳映水,秋深梧叶飘黄,河岸的小路最是惹人喜欢。青石板的路,有时平滑如镜,有时凹凸起伏,走上去仿佛踏入了岁月深处。驻足于记忆中的某个角落,也许,这是我曾经走过的地方,所以才会有许多似曾相识的感觉。河水是平缓的,一眼望去看不到流动的痕迹,似是古画中的远景,淡淡的一泓,河岸边洗菜做饭的人把水泼进去才引动些许涟漪,才会让人觉得这是一条充满烟火气息的河。

在城中漫步之余,最舒适的事莫过于“负暄闭目坐,和气生肌肤”,这是道家最方便操作的养生方法。待日光渐盛,背阳而坐,闭目静思,周身和暖舒畅,万念俱无,陶陶然,醺醺然。

正所谓闭门即是深山,读书随处净土。姑苏城,虽然没了寒山寺钟声的记忆,却依然有很多因缘际会的相遇。

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

小晕红潮,斜溜鬟心只凤翘。

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

欲诉幽怀,转过回阑叩玉钗。

此词大约创作于纳兰性德去世的前两年,他与一名叫沈宛的女子交好,沈宛是湖州人,在纳兰性德眼中,她是有江南情韵的女子。如这姑苏城的柔情和坚毅,他写下他们在一起的甜蜜,也留下一段未尽的情缘。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桂子飘香,竹海溢翠,星洒湖上,镜花水月般的缘分也许会消逝,美好而深刻的记忆却会一直存在。

(作者系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东城区政协民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

《 人民政协报 》 ( 2021年11月22日   第 10 版)


编辑:陈姝延

关键词:姑苏 江南 寻桂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