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资讯 博物志 市场 鉴赏 人物 古玩

首页>收藏>资讯

南海子公园的前世今生

2022年01月11日 10:58  |  来源:人民政协报
分享到: 

一九八八年到一九九六年间,南海子公园的麋鹿群。(郭耕供图)

李光熙

南海子公园位于今北京市大兴区。大兴区前身为古蓟县,为先秦燕国首置。金定都燕京后,更名大兴县,明洪武年间,大兴县署定址于今东城区大兴胡同内,清康熙年间称“天下首邑”。南海子公园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与紫禁城和北京市西北的三山五园共同形成明清皇家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

皇家猎苑

历史上的南海子,曾是辽、金、元、明、清五个朝代的皇家猎苑,先后经历了辽“捺钵”、金“春水”、元“下马飞放泊”、明“南海子”、清“南苑”5个历史时期,总面积约210平方公里。明朝大学士李东阳誉为“南囿秋风”,被列为燕京十景之一。这里留有晾鹰台、德寿双碑、海子行碑、昆仑石等众多的历史遗迹,还流传着“双柳树”“望围楼”“回城门”“麋角解说”“藏拙示仁”“打虎救驾”等许多轶事与传说。

公元938年,辽得燕云十六州,定幽州为陪都。皇胄贵戚们每年初春至此,“纵鹰鹘捕鹅雁,晨出暮归,春尽乃还”,时称“春捺钵”。

1153年,海陵王下诏定都燕京。在此圈设“围场”,狩猎习武。而后金章宗建造“建春宫”,以便巡幸休闲。

13世纪中期,元世祖忽必烈在燕京建元大都,定此地为皇家猎场。由于距皇城较近,乘快马即至,于是便有了诗一般的名称——“下马飞放泊”。

明成祖定都北京后,称此地为南海子,历史上第一次宣布皇家专属权,在苑内大兴土木,建庑殿行宫,置官署衙门,设“海户”千余守视。经过明朝的多次营建修缮,方圆百余里的南海子成为北京城南一座风光绮丽的皇家苑囿。

明朝大学士李东阳曾为南海子作诗《南囿秋风》——“秋随万马嘶空至,晓送千骑拂地来。落雁远惊云外浦,飞鹰欲下水边台。”自此,“南囿秋风”成为“燕京十景”之一。

清代,南海子更名为南苑。自顺治起,为保持尚武之风,阅兵典礼三年一举,南海子的杀虎台、晾鹰台都是大阅的主要场地。

1652年,顺治帝在南海子旧衙门行宫接见了五世达赖喇嘛,颁赐金册和金印。1785年,六世班禅进京,在南海子的德寿寺为七旬皇帝乾隆祈福祝寿,搭建了象征民族团结的绚丽彩桥……

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使南海子俨然成为紫禁城外的又一政治中心。历经“康、雍、乾”三朝,一座座宫殿、庙宇等著名建筑拔地而起,呈现出历史上最为梦幻的风景画卷。辽阔的湿地,一座座形状各异的渡桥连接着远远近近的水泊、河岸。隐约中,亭台楼阁倒映于波光灵动间,林间偶露的飞檐流角和红柱黄瓦交相辉映,旧宫、新宫、南宫、团河行宫等行宫辉煌宏伟,尤其是团河行宫,遗址位于今大兴区政府所在地以东4公里处,一片古柏森森、水清草美、坡岗起伏的特殊园林,当年被誉为“皇都第一行宫”,建于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占地500亩,是北京规模最大的行宫,也是乾隆年间建成的“江南园林”式行宫,最具代表性的为“团河八景”,即璇源堂、涵道斋、清怀堂、漪鉴轩、镜虹亭、珠源寺、归云岫、狎鸥房。团河行宫是乾隆皇帝兴建的一座行宫,集中了皇家行宫建筑优点于一身。宁佑庙、德寿寺等八大寺庙晨钟阵阵……岁月如梭,往事留痕。今天的北京依然镌刻着当年皇家苑囿的印记,西红门、大红门、小红门、羊坊等九座苑门和十三座角门的名称仍被沿用,成为北京南城地理位置的重要标志。据史料记载,辽、金、元三代不计,自明永乐十二年(1414年)至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先后至少有15位皇帝来过南海子巡幸、狩猎、阅武、驻跸,累计多达近200次。

生态变化的名片

南海子是永定河变迁的产物。每至雨季,河水时常漫溢成灾。康熙、雍正、乾隆三代帝王在百余年间多次治理疏浚河道,使永定河下游的民生得到极大改善,整个大兴地区也因此成为京师重要的产粮区。经过治理后的南海子更是水美物丰,盛产此地的南苑稻直供皇宫御用。

南海子曾经是北京城南最大的一片湿地,由于永定河千百年来不断变迁河道而形成,泉源密布,四时不竭,生态系统完好,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肥美的自然条件使得南海子之中孕育着无限生机,这里可谓物华天宝,是中国特有的世界珍稀动物——麋鹿的故乡,这些面似马、角似鹿、蹄似牛、尾似驴,俗称“四不像”的动物体态优美、性情温顺,自明成祖起就在南海子豢养繁衍。

1865年的秋天,法国博物学家、传教士阿芒·大卫一脸风尘地在北京南郊进行动植物考察,当经过南苑皇家猎苑时,大卫从苑外土岗上无意向内窥视,发现了一群陌生的、样子奇怪的动物……之后,大卫买通了南苑的看守,弄到两张鹿皮和两架鹿头骨。他于1866年1月将这些标本运到法国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经动物学家米勒爱德华的鉴定,确认这是世界上从未发现过的新鹿种。按照动物学界的惯例,以“发现者”的名字定名为“大卫鹿”,从此,这种鹿因大卫的缘故红极一时。

从1866年到1876年的10年间,英、法、德、比等国驻清使节和教会人士,通过明索暗购等种种手段,从北京南苑里先后弄走几十头麋鹿运回本国展览。麋鹿由此从“养在深苑人未识”忽然“一举成名天下知”了。19世纪末期,最后一群麋鹿流落到异国他乡。1985年8月24日,它们终于结束漂泊海外将近一个世纪的流浪生涯,22头麋鹿乘坐一架满载着中英两国人民友谊的飞机,从英国乌邦寺运抵当年南海子的核心地区,即今天60公顷的北京麋鹿研究中心。麋鹿满怀浓浓的乡情踏上了故园的土地,翻蹄亮掌,欢腾而来,逐渐消失在草场深处。

2008年北京成功举办奥运会后,开始实施城南行动计划,在历史上南海子公园核心区修建湿地郊野生态公园。如今,十多年时光过去了,南海子湿地郊野公园已经成为北京南城生态变化的名片,吸引着国内外游客,“昆仑双柳”“晾鹰台”“南囿秋风”等不断讲述千年沧海桑田的故事,在春夏秋冬的景色变化中,徜徉其中,人们感受到的是幸福与祥和。

(作者系北京市大兴区政协委员)

《 人民政协报 》 ( 2022年01月06日   第 12 版)


编辑:陈姝延

关键词: 行宫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