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徐霞客游线申遗专题>申遗故事 申遗故事

"带心上路,一切俱足” ——广西宜州实地考察行感录

2019年06月27日 11:19 | 作者:任小玫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最美不过人间4月天,很高兴由于《徐霞客游记》给力的指路之功而有这样一个机会,由李荣启(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专家)带队,和王宝才(徐霞客研究会会长、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副主任)、王顺生(河南郑州政协副主席)与王岗(北京市政协文史委副主任、北京市社科院研究员)一道,来到有着两千多年悠久历史的广西古城宜州,并在组织方的悉心带领下实地学习探访一番。

公元1638年农历二月十六到三月十六,“游圣”徐霞客(1587—1641)在广西宜州境内进行了为时一个月的旅行考察,可谓“行走中的蛰居”。《金刚经》有言,“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徐霞客是行知合一的代表,是我国国土考察的先驱,有着“一个人的国家地理”之美誉。他对不设限未来的期待和笃信,尤其令人印象深刻。谨在此分享与徐霞客宜州纪行的价值重建、史料认定和论证方法并非无涉的所思所感。


(一)宜州纪行在《徐霞客游记》文本及徐霞客游线中的细心定位

“霞印天下”的徐霞客他“我笔写我心”,在宜州的日记达两万余字。《粤西游日记四》一开头是为了带走好友静闻的骸骨而带病在南宁府羁绊,困顿的他与恶僧频频交涉,之后北出昆仑关,经南丹卫治三里城方才抵达庆远府(今宜州县)。笔者以为,行走中在宜州短暂的蛰居,历经清明与谷雨两个节气,从“不知吾乡亦有之否”与当地制茶和家乡阳羡茶的比对中固然透出了行旅中淡淡的乡愁,字里行间偶尔漏出对惟恐马符驿传刁顽不力的焦虑;但总体来看,体会流离中的温暖、哀生民之多艰(当地因饥荒战乱带来的民生凋敝)是语篇的主色调;并且更重要的是,30天的苦累旅行,30天的快意收获,他在当地的游历包括但不局限于1座名山(多灵山)、1条江河(龙江及其3条支流,或曰10多条河流溪潭)、2座古城(庆远郡府城与德胜千户所城)、10多处岩洞、20多座寺庵祠书院以及一批历史人物遗址(如冯京故里、天门拜相山、黄山谷祠、宜州刺史张自明墓地)等。因为除了在大多地方他不吝文字地描写神奇秀丽的山川风物外,还有些地方他虽然只是寥寥数语却直言“不忍舍去”。宜州的徐霞客游线标志地申报准备工作很到位,这得益于以韦丽忠(宜州政协主席)“铁娘子”为首的,有速度、有温度而又有风度的工作团队辛勤而走心的工作。而书面材料几乎看不出是十来天的时间完工的,更在于基础性研究与基础数据支撑扎实。资料袋中的材料,像《徐霞客与宜州》、《落落孤云独往还:徐霞客宜州旅行记》以及姑且容我称之为“寰宇访碑录”地方版的宜州历代拓片集,加之历史上徐霞客塑像、霞客亭的自发塑立,15年前为纪念徐霞客逝世360周年举办的学术研讨会,以及徐霞客宜州游线图中各重要景点的新设里程碑,堪称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的典范,虽然当地尚未有正式的徐霞客研究机构而香山寺与西竺寺惜已不存。

徐霞客游线宜州标志地自然与文化遗存中所列的9个点——永定土司、香山寺、南山、会仙山、三门岩、九龙山、多灵山、怀远古镇与德胜古镇——如放在大语境中九九归一,将之作为徐霞客游线大格局中的一个重要节点与标识地,我们在注重相关文化遗存和自然遗存的真实性与完整性的基础上,是不是还可以再考虑一下其特质归纳?我们走了这么久,让我们没有忘记为什么要出发。譬如说,广西上林发旅委的同仁在总结认证后一年来的显著成效时提到了城市品牌的提升,如“上林:徐霞客最眷恋的地方”。宜州“宜山宜水又宜人”,其形象如何提炼,在徐霞客游线涉及的县域单位中如何呈现才更脱颖而出才更好呢?只要有机遇意识,从规划、论证、宣传、保护、开发等方面着手掀起高潮自然不在话下。而这就像一个实干的理科生到了PPT呈现阶段,感觉人生处处都是智慧磨砺的磨刀石。笔者这样讲,用老北京的话说就是在数别人家的炕头有几床被褥,因此谨在此友情提醒,在五一九宁海认证会之前如归结出三五要点或一句得体而亮丽的概括语,就更加圆满了。


微信图片_20190627111500


(二)用心观复的科学笔记风格及其意义所在

当代收藏家马未都先生的私人博物馆取名叫“观复”,源于老子《道德经》第16章有云,“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神州大地浩宇辽阔,对于这部“地书”的理解与认识,何尝不需要像围棋复盘那样反反复复且琢且磨呢?

《徐霞客游记·粤西游日记四》中的宜州文本,从文体学的角度观察,除了正文记录外,还有被印刷成小号字或楷体字会更加明显的随文注释(共计18处),而三月初九日游历后他意犹未尽又写了大约4500字的关于宜山宜水的汇总专条(此“文中文”中又有6处注释)。这是《徐霞客游记》在中国古代游记文学史中的一大特色,可以说与徐霞客他在后续的西南遐征中写出的《盘江考》、《鸡足山志》等雄文一脉相承:为了容纳众多的性质各异的内容,适应巨大的篇幅,《徐霞客游记》在体例上分四种情况,即日记正文(游记的主干);文中偶有说明(用小字加注);还有一些综述性的专条,补充交代当地的风土、物产、人物和历史,或综括山水、地形(游记正文的发展或补充);有些地区还形成较独立的专文,如《永昌志略》、《丽江纪略》、《法王缘起》等,集中反映某一地区的历史或现状(也可说是注说或专文的扩大)。“百闻不如一见”,宜州纪行以及整篇《粤西游日记四》这方面的过渡性样板作用叫人兴奋,这也是我这次来的一大收获,因为这种文本处理方式是对文人文学写作超越性的艰难跋涉,是在遍地都是喀斯特地形的地方不顾艰难困苦而达到的感性与理性的平衡,丰富和发展了宋代以来的日记体游记。“游圣”看似桂冠,这顶帽子是否足以概括徐霞客的争论却一直从未停止过。宜州见证了徐霞客作为一个作家的成熟与从容:正文按游程发展,采用日记体裁,用时间把众多的景致和时间贯串起来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这是纵的线索。注说、专条与专文,这三者虽然范畴不同,规模各异,但都对重要问题展开,进行横的典型解剖。纵横交织,详略互补,构成了独特的“徐霞客游记体”,在世界游记写法中独树一帜。

徐霞客“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论语·述而》),阅历和智商、情商双商兼具,在心有通悟,方在外有显化,对我辈后学而言这才是唯识的正途:他不是从本本到本本,也不属于宋明理学心学范畴,而有着强烈的格物致知、经世致用的特质——本身用肉眼看是第一遍(见),逐日的道里行程的流水账文字记录是看了又看之“观”(又见),而透过这样有形的镜头感(科学观察)的整理呀反思呀自然属于反复观之“观复”(第三遍)。并且让读者也通过咀嚼和反刍,清清楚楚地体会到了他初入一地时的摇摇晃晃、跌跌撞撞如何最终将宜州的个人地理志情报掌握得如此稳稳当当。爬多灵山、探九龙洞与被当地人传为美谈的“(徐霞客)三进白龙洞”,更是他“踏遍青山,上下求索”(温家宝)的极佳个案。这种清晰的成长的感觉是生命中难得的境遇,它与“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河池精神也有着不谋而合之处,因此更可以是“十三五规划”中当地建设、旅游开发尤其是目的地“体验经济”方面(如“求真、求是、求实:宜州等你来知行合一”)很好的一个切入点。


(三)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如何弘扬徐霞客精神的再思考

首先,基于历史地理的观察,以及“协调、绿色、开放、创新、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宜州与南丹、金城江之间的深情厚谊与宜州作为河池地区领头羊的角色都揭示着分省沿线的相关县市后续打包考虑的可能性。与挖掘、保护与开发意识未免趋同一致的省区相比,广西山水是块璞玉,无需过多雕琢,具有原生态之美。我们欣喜地看到,在浙江省内率先陆续次第开展梳理的同时,广西的第一梯队布局的基本成型可视可期。

其次,抗日战争时期浙大南迁至贵州途中曾在宜州办学长达16月之久,浙大“由浙而赣、而湘、而桂、而黔,所取路径,初与霞客无二致,故徐霞客游记不啻为抗战四年来浙大之迁校指南”。它与国立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私立南开大学组成长沙临时联合大学又被迫徒步到云南昆明同是徐霞客精神的现代实践——何况这里还是浙大“求是”校训的诞生地。徐霞客游线标志地不仅见物,更见人,见精神。

其三,时任浙大校长的竺可桢先生,在此地花了三角钱买来《徐霞客游记》细读,并抽空一一比对研究,终成徐霞客研究的大家。本月15日在国家图书馆举办的任继愈先生百年诞辰纪念大会上,不止唐绍明先生和笔者本人,还有其他长者尊者们,都提到了临大联大“小长征”的精神内涵。竺可桢先生在宜州的这段经历值得我们细心关注和耐心探究。

其四,不是题外话:徐霞客在宜州行的一开头就在注释按语里有写“嘉靖间调二土司(即永定长官司与永顺长官司)兵至吾乡(江苏江阴,隶属于南直隶)剿倭者,所云狼兵是也”。明嘉靖年间,倭寇入侵山东、南直隶、浙江、福建、广东沿海地区,勾结汉奸许栋、汪直等匪帮大肆烧杀掳劫,民众被杀者达数十万,钱财损失不计其数。明卫所军队大多畏战,或龟缩或溃逃或束手就擒,明世宗朱厚熜只好征调直隶长箭手、真(定)保(定)达兵、山西白棒手、河南毛葫芦兵、少林僧兵、徐(州)邳(县)盐徒、青州长枪手、沂州沙家兵、竿子手、广东藤甲兵、处州坑兵、漳州仓兵、上杭赖家兵、湖广土兵、广西狼兵陆续前往江浙御倭平倭(《明史·张经传》)。尤其是广西的俍人俍兵颇有彪悍之气,在他的家乡以保家卫国的忠义之血,书写过中国古代战争史上辉煌灿烂的一页,徐霞客因此心存好感。

另外,徐霞客一贯被想当然地认为是“孤独的行者”,这只是部分真理。客观公允地说,徐霞客是“独行侠”,但是与此同时,徐霞客更是“一位拥有众多知音的行者”,祝勇所谓徐霞客“几乎一生没有一个可以对话的人”的说法并不成立。他在庆远府的社会交往丰富,人际互动特点明显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更可从多民族文化接触的角度支持渐进式探索。最后,last but not least important,本人在此代表徐霞客研究会也表个态,愿意见证江苏江阴与广西宜州两地人民的友谊地久天长。


之所以拉拉杂杂讲“挖潜”,让这些多维结构浑然一体,或曰知识信息关联网络的建构,主要是因为在我看来,每个当下都是全部宇宙的临时结果以及临时起点。因此我们是不是可以提出这样一个概念,就叫“万古开今”?全部的发生都与我们相融,古今一体。每个个体都连接着所有的历史和未来,尤其是像徐霞客这样因其独特的生命路径选择和“热爱祖国,献身科学,尊重实践”(李先念)的个性而更具有公共性的人物!

徐霞客是大家的,徐霞客是世界的。徐霞客文化遗产内涵丰富,博大精深。正如苹果之父乔布斯“过程就是最好的奖励”这句真心激励人心的话语所表达的,关于徐霞客游线线性文化遗产申报,徐霞客游线标志地的寻找与认证,无论是刚入手或跨界接触其人其事的,还是已经钻研多年为“千古奇人奇书”所折服的,我们从起点到现在,任何一个起点算起到现在以及遥远的未来,在政府主导下参与的民众对徐霞客及其线路认识的过程——探索与发现的过程——本身,便是最好的奖励。心比眼睛要看得远;带心上路,一切俱足。我认同前一位(王顺生先生)发言所讲的“势大好设局,局成则事成”的观点,而“成功,不过是优秀的副产品”!谨与此与各位同仁共勉,谢谢大家。

(作者任小玫系推动徐霞客游线遗产保护和申遗研究,弘扬徐霞客精神顾问团成员,中国地质学会徐霞客研究分会副会长,根据2016年4月28日广西宜州现场会议发言整理而成)


微信图片_20190627111507

编辑:郭娜

关键词:广西宜州实地考察行感录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