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民革 民盟 民建 民进 农工党 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盟 人物风采 史料纵览 视频访谈

首页>多党合作>史料纵览

1949:张元济出席新政协会议

2020年07月13日 18:03 | 来源:团结网
分享到: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以下简称新政协会议)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隆重开幕,这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的人民盛会。这次会议代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代表全国人民的意志,通过新中国的根本大法,选举中央人民政府成员,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张元济

在出席会议的662名代表与特邀代表中,年龄最长者是82岁高龄的商务印书馆董事长张元济,他也是大会推举的89名主席团成员之一。张元济出席新政协会议,参与国家大政,并与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多有交往,在协商建国的历史上留下了一段佳话。

盛情难却 应召北上

经过中共与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充分协商,1949年6月中旬在北平成立了新政协筹备委员会。8月23日,张元济接到老友、新政协筹备委员会副主任之一的陈叔通从北平寄来的一封书信,信中告知新政协会议即将召开,张元济被列为特邀代表。能够作为新政协会议代表,无疑是个人政治生活中的大事,也是极高的政治荣誉,但张元济对此最初的反应却是力辞。

张元济于24日复函陈叔通,请代为婉辞政协代表。信中列举了数点理由,“脑力衰退,健忘”“会中故交不及十人,气类太孤”“素性戆直,不喜人云亦云。若缄默不言,实蹈知者失人之咎;若任情吐露,又招交浅言深之讥”等等,张元济的顾虑不能说没有道理。张元济早年从过政,戊戌政变以后,他对政治有着一种本能的疏远感。但此次筹建新的中央人民政府,中国共产党领导人虚怀若谷,礼贤下士,新政协会议有五湖四海、方方面面有代表性的人物参加,而张元济作为出版界的元老,是有重要影响的文化界人士,也是新政协会议不可或缺的代表。

8月24日晚,上海市人民政府交际处处长梅达君来到张元济寓所,转达中共中央对他的邀请。此时张元济已睡,由儿子张树年接待。次日,张元济复函梅达君,以“年力衰迈,方染微恙”,不便远游,谢辞政协代表。8月27日,上海市市长陈毅、副市长潘汉年亲自致函张元济,重申中共中央的邀请,并告之将派中共华东局统战部部长周而复与梅达君处长再次登门探视慰问。在中共中央及有关部门的诚意邀请下,张元济盛情难却,于9月3日决定应召北上。有关方面考虑到张元济年事已高,特许其子张树年全程陪伴。9月6日晚,张元济在张树年的陪伴下从上海火车站乘车北上,同行的还有茅以升、赵朴初、盛丕华、篑延芳、冯少山、胡子婴、袁雪芬等上海出席会议的部分代表。9月8日抵达北平,陈叔通、黄炎培、俞寰澄等老友在东站迎接,下榻六国饭店。这里是张元济的旧游之地。38年前(即1911年),张元济以中央教育会副会长的身份主持中央教育会会议时,就下榻在这里。

提议删除“禁止肉刑”

9月14日下午,张元济到中南海勤政殿第一会议室参与讨论《共同纲领》修正稿。《共同纲领》是政协筹备会第三小组负责草拟的,由中共提出《共同纲领草案》初稿,交各党派讨论,先后经过七次反复讨论和修改,形成修正稿,然后请到达北平的政协代表分组讨论。张元济在发言时提议删除第十七条“禁止肉刑”。张元济说:“自汉文帝废止后,似南北朝时曾经恢复,它何时又被废止,不复记忆。似唐宋以来均已无之。近惟黥刑尚未废,但非正刑。肉刑早已禁绝。际此文明进化时代,如以此列入,于我国面子甚不好看。我料此所谓肉刑者,当指鞭笞而言。其实民国以来,鞭笞亦已禁止。至于私刑,则比此更甚,亦禁无从禁。鄙见事实上早已无有,何必再缀此条。特为提出,请共同讨论。”张元济的提议得到与会代表的赞同,并得到采纳。在以后的讨论中,张元济又建议在《共同纲领》中加上“发展海运”以及我国“只要保全自己的领土,决没有侵略别人之意”,也都为大会所采纳。


1949年,毛泽东邀请张元济(前排左二)等人同游天坛

9月19日上午,毛泽东特别邀请张元济与程潜、陈明仁、李明扬等游览天坛,中共方面有刘伯承、陈毅、粟裕等高级将领作陪。上海解放后,上海市市长陈毅曾经登门拜访过张元济,并且多次邀请他出席上海市政府召开的会议,一来二往,陈毅与张元济就成了忘年交。这次应邀游天坛,陈毅特地到六国饭店陪同张元济父子出发前往。当他们来到天坛时,毛泽东等已在门外等候,张元济与毛泽东虽是初次见面,但相互久仰大名,两人握手寒暄后,陈毅又热情地为张元济介绍了在场的各位。一行人兴致勃勃地游览了祈年殿、圜丘坛、回音壁等几处著名建筑,然后大家来到回音壁外的古柏下喝茶休息。张元济是光绪年间的进士,进过翰林院,后任刑部主事、总理衙门章京,参与了戊戌维新,且与康有为在同一天受到光绪皇帝的单独召见。毛泽东借此机会向张元济问起戊戌变法的历史,问光绪皇帝召见时的情景,又问他当时在京城为官的情况,官俸有多少?张元济一一作答。毛泽东还问张元济做京官时是否来过天坛?张元济回答:“这里是皇帝敬天之处,我那样的小京官岂能来此?”毛泽东等人听了,哈哈大笑起来。毛泽东还称赞张元济数十年主持旧中国最大的出版机构——商务印书馆,出了不少有益的书,他从《科学大全》这本书中学到了不少知识。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辞源》,他在延安时总是放在案头,写作时经常翻阅。

新政协会议举行选举时,张元济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10月1日下午,张元济等人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开国大典。

建言献策 老骥伏枥

开国大典后,张元济留在北京继续参加全国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会议。

10月11日晚,毛泽东邀请张元济和周善培到中南海丰泽园寓所共进晚餐。宾主畅谈了两个小时,张元济借此难得的机会,谈了以下几点建议:一是应令下情可以上达,报纸宜酌登有确实姓名地址的来稿,以广言路。二是建设必须进行,最要为交通,其次农业,其次工业;工业先轻工业,次重工业。三是民间负担甚重,这是由于有田者匿报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必须由地方绅士出面相助。

张元济还申述了他对用罗马字母改革汉语的看法。张元济说:“现在有人主张用罗马字母改革汉文,余觉此事甚为不妥。我国疆域如此寥阔,种族如此复杂,所以能至今团结成一大国者,全恃文字统一。若改用罗马字母改切汉文,则各省以字母、以自有之方言切成自有之文字,东西南北必不相同。语言既不相同,文字又复殊别,将来必致渐渐分离,甚为可虑。欧洲至今分为若干国,不能融合者,即由语言文字之区别。我国幸有统一之文字,万万不宜自毁。”

这次赴京参加新政协会议,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盛典,张元济作为文化出版界的元老备受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领导人的礼遇。这次会议充分发挥了民主,大家畅所欲言,协商建国大业。

张元济也从中共领导人平易近人、礼贤下士和谦谦之风中看到新中国的美好前景,他对全程陪同的儿子张树年说:“我活到耄耋之年了,曾见过光绪,见过袁世凯,也见过孙中山,还见过蒋介石。光绪想把国家治理好,但他太懦弱。孙中山虽有伟大的理想,但未能实现。袁世凯是个枭雄,阴险毒辣。今天我见到毛泽东主席,毛主席有学问,有气魄,我看中国有希望了。”(张学继)


编辑:王亦凡

关键词: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