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热点背后 政协历史 奇闻轶事 军事历史 口述历史

首页>春秋>军事历史

八路军汾离公路三战三捷

2020年11月12日 10:15  |  作者:贾晓明  |  来源:人民政协报
分享到: 

1938年9月上旬,日军华北方面军一部沿汾(阳)离(石)公路西犯,相继占领离石、柳林,进逼军渡、碛口,并炮击黄河西岸宋家川,直接威胁黄河河防和陕甘宁边区。日军先头部队指挥机关进驻离石县,并在汾阳城内集中了大批弹药、粮秣、渡河器材等物资,随时准备起运,支援侵入离石县的日军。

为打退日军的进攻,保卫黄河河防和陕甘宁边区的安全,活跃在吕梁山区的八路军一一五师在陈光、罗荣桓的指挥下,迅速集结343旅等部,由灵石、孝义地区迅速进至通向军渡的汾离公路和同蒲铁路介休至灵石段沿线地区,在展开破袭战的同时,寻机打击西犯日军。

在得到“敌人20辆满载弹药和渡河器材的汽车,将从汾阳起运。”的情报后,9月13日傍晚,343旅第686团在团长杨勇、团政治处主任曾思玉的指挥下,经过急行军,于9月14日拂晓抵达汾离公路中段、吴城镇东南的薛公岭。这里峰峦重叠,公路路面窄、起伏大,公路两旁沟壑交错,茅草、灌木漫山遍野,有利于组织伏击。

为掩护汽车通过,此前日军在距离薛公岭10多公里的王家池修建了据点,又在薛公岭北侧制高点筑有碉堡,但八路军以晨雾为掩护,悄然绕过敌碉堡,隐蔽于公路两侧,碉堡里的敌人始终没有发现。

早晨8点多,日军汽车载着200多人和大批装备开进王家池据点休息,同时派出巡逻队进入薛公岭,一面向山上开枪进行火力侦察,一面用旗语和碉堡里的敌人联络,询问情况。在确认“安全无误”后,敌车队于10时缓缓驶入薛公岭。

当敌人车队全部进入伏击圈后,686团团指挥所发出3颗信号弹。埋伏的战士们见状,立即把手榴弹投向敌人,20辆汽车很快被炸瘫痪,与此同时,迫击炮连连发数弹,准确命中敌人碉堡。

激战半个小时后,敌人大半被歼,杨勇随即命部队发起冲锋。八路军战士向敌人冲去,将残敌尽数歼灭。有3个日军在汽车爆炸时,被气浪震晕,战斗结束时才苏醒,结果被八路军当场俘虏。王家池据点的敌人发现电话线被八路军侦察队割断,不明虚实,只好龟缩在炮楼里向薛公岭方向开枪放炮。

薛公岭战斗后,前线日军得不到弹药、给养补充,危在旦夕。汾阳日军怕再遭八路军伏击,于16日派出了一支100余人的队伍押送一卡车的军粮进行试探。八路军有意放行后,这支运输队“顺利”抵达目的地。于是敌人胆子大起来,出动200多名敌兵,押送18车物资送往前线。

接到情报后,一一五师派343旅补充团在吴城镇至离石间的油房坪附近设伏歼敌。17日拂晓,补充团在团长彭雄的带领下,以阴雨天气为掩护,悄悄运动至油房坪埋伏。上午,敌人汽车20余辆和步兵200余人在高度紧张中驶过薛公岭,开到油房坪一带平坦的路段,谁知刚一放松警惕,就遭到八路军的猛烈打击,9辆汽车被击毁,押车人员半数毙命,大批军用物资和通讯器材被八路军缴获。

在连续遭受八路军伏击、汾离公路补给线被切断的情况下,前线日军被迫于9月19日由离石撤退。一一五师立即命令686团于王家池附近公路两侧设伏,并调第685团一部及补充团、师特务连等部协同作战。

20日拂晓,参战部队均按计划进入预定伏击区域。按照杨勇的部署,686团二营埋伏在公路北侧的薛科里一带,一营和三营埋伏在公路南侧的铁剪沟附近;师特务连的阵地位于伏击圈西侧,准备牵制敌后卫部队;补充团二营位于伏击圈东侧,准备牵制敌前锋;685团二营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20日一早,日军骑、步兵800余人保护着辎重队的骡马大车和炮兵沿汾离公路撤退,一路上不断遭到游击队的打击,如惊弓之鸟,好不容易撤到王家池据点,经短暂休息后继续出发。谁知刚走出据点不久,就进入八路军的伏击圈。杨勇命部队发起攻击,顿时枪声大作,手榴弹密如飞蝗,埋伏在王家池据点附近的八路军战士也乘机杀出。在八路军猛烈冲杀下,日军被分割成几段。杨勇见状,随即命预备队投入战斗。经过近两小时的激战,八路军全歼该股敌人。敌援军也因遭到八路军打援部队的顽强阻击而溃退。

八路军一一五师主力部队在一周的时间内连续取得了汾离公路三战三胜的战果。此役共毙伤敌1200余人,击毁汽车30余辆,火炮1门,缴获各种枪支560余支、战马100余匹,打破了敌人的西进企图,有力保卫了陕甘宁边区的安全。

编辑:位林惠

关键词:八路军 公路 日军 敌人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