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热点背后 政协历史 奇闻轶事 军事历史 口述历史

首页>春秋>军事历史

解放军在彭镇勇破敌人的“固若金汤”

2020年12月03日 09:39  |  作者:陈宇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12月初开始,解放军将国民党军包围在成都地区,准备围歼。在解放军的军事、政治攻势下,敌人纷纷放下武器,但仍有少数敌人执迷不悟,负隅顽抗,有的甚至异想天开地企图凭借“固若金汤”的工事甚至“风水战术”来阻挠解放军的进攻。在解放军的强大攻势前,这些可笑的“招数”迅速土崩瓦解。

解放军进入成都,受到群众的夹道欢迎。

解放军进入成都,受到群众的夹道欢迎。

彭镇敌人叫嚣“固若金汤”“水能克火”

成都战役前夕,国民党军政人员纷纷向解放军表示起义投诚。12月26日,在位于成都以西、距成都不到20公里的双流县城,该县国民党党政官员也发表通电,宣布起义。解放军于当日午后1时50分进城。人民群众自发走上街头,鼓掌欢呼、燃放鞭炮,欢迎解放军的到来。

原守在双流县城的国民党军听说解放军到来,在敌指挥官的带领下仓皇向西逃窜,企图与尚在成都附近负隅顽抗的李文兵团汇合,但发现遍地是解放军。26日上午,这股敌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进入彭镇据守,企图利用这里易守难攻的险要地势,作困兽之斗。

彭镇是川西较大的一个场镇,地处双流县城正西4公里处,金马河、杨柳河从其镇西流过,其中杨柳河由南向北纵贯全镇,两座大桥沟通东西两岸,是双流通向川西几县的水陆交通枢纽。这里地势四周略高,东南北3面有几平方公里的扇形开阔地。其间沟渠纵横交错,散落着一些坟包,可作天然防御屏障。镇中当时修有3座高10多米的碉楼,名称分别为“哨楼”“天乙楼”“地落楼”,能俯视全镇,布置火力可控制镇内镇外几公里的区域,3楼相望又可互相以火力支援。镇内又有刘家碾沟穿街而过,可借助沟沿实施防御。镇东西两头街口外200余米处,在公路两侧各修有一座坚固的土石结构碉堡,防守设施非常齐全。

国民党军由镇外至镇内成环形构筑了3道防线,把带来的40多门山炮成一字形地部署在镇外街口,对准了解放军可能发起攻击的入镇方向。此外,他们还勒令老百姓利用沟渠、坟地挖修防御工事和单兵掩体共其使用,几个小时里,强迫镇上男女老幼在每条街上都抢修了地堡,在街房中间打通墙壁作为秘密通道,在街房上架起了多挺机关枪,又把射程远的重机枪架在3座碉楼上。敌指挥官布置完毕,登上制高点“天乙楼”用望远镜查看后,对该镇民团头目和亲信吹嘘说:自己的布防可谓是“固若金汤”,解放军没有坦克、远程火炮之类的重武器,绝无可能突破。得到“听众”的一致随声附和,敌指挥官兴致勃发,又做出掐指一算的姿态,然后摇头摆尾地对手下大谈“风水”:天乙楼和地落楼,代表“天乙生水,地落沉之”之意;有道是“水能克火”,火是红色的,共产党的旗帜也是红色的,在水楼之上防守却敌,一定会把打着红旗追击而来的共产党“火军”打个落花流水。部下听后,立即对指挥官大加恭维。

在群众帮助下,解放军分进合击,杀入敌阵

让这股敌人没有料到的是,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三师所部正高举红旗,迅速向彭镇杀来。解放军三十三师部队先锋团于下午1时进入双流县城后,得知守敌向彭镇方向逃走,于是立即派侦察连随后追击。午后3时,侦察连进占彭镇以东1公里处,与布防在第一道防线的国民党军发生战斗,先锋团不久也赶到,彭镇战斗随即打响。

侦察连以凌厉攻势步步推进,很快杀到敌人的火烧桥碉堡。见敌人已然不支,连指导员随即对敌展开政治攻势,碉堡内的守敌不久便停止了射击。指导员和几名战士见状,为展示诚意,向碉堡内的敌人开展更积极的宣传。天乙楼上的敌人发现后,竟不顾自己人死活,指使炮兵向碉堡狂轰滥炸,指导员和几名战士不幸中弹牺牲。

就在敌人集中火力阻挡火烧桥方向的解放军侦察连时,解放军先锋团由距彭镇两公里的花园桥分左右两翼向敌发起进攻。

南路迂回部队的一部分解放军战士从字库桥进击,在途中找到了该镇的保长,在对其进行说服工作后,由保长带路,从较为隐蔽的河沟树林潜入,然后迅速接近敌人阵地,突然发起进攻,把敌人的第一道防线打开了一个缺口。

解放军北路迂回部队在得到南路迂回部队突破敌第一道防线的消息后,借鉴南路的经验,就地寻找当地老百姓带路。在和尚堰旁的一家农舍中,战士们找到了一位老人。这位老人欣然同意为解放军带路。该路解放军除留下一部分兵力在此继续监视当面之敌外,其他同志在老人的带领下,向守敌侧后的东北方向插去。老人带领解放军沿河沟竹林摸到和尚堰,用手指着前面不远处火烧桥侧的李家院子和敌碉堡说:“看!那个院子连着他们的第一道防线,两边都有他们的火力点,可以互相打得到。由堰头连着的放水沟,沟坎高,冬天无水———你们可隐蔽着猫着腰走,插到李家院子后,钻到他们第一道防线的鼻子底下,那样打就容易多了。”

解放军指战员随即按照老人的指点,沿放水沟向敌防线隐蔽前进,一直来到敌人阵地侧后,突然以猛烈火力向守敌扫射,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其他方向的解放军闻讯后,也立即向敌发起进攻。

天黑时分,北路迂回部队已经攻入李家院子,该院后面的土墙正对着彭镇街口。解放军居高临下,集中火力从背后向防守镇北的敌人射击,国民党军顿时死伤惨重。被视为入镇咽喉门户的敌碉堡和火烧桥阵地迅即崩溃。国民党军设这彭镇外围的第一道防线全线被突破,多门山炮被解放军缴获。

用生命和鲜血冲开敌人防线

第一道防线被突破后,解放军越战越勇,趁着暮色实施全线进击,迅速逼近敌人的第二道防线,展开攻坚。当地群众也纷纷走上前线,帮助解放军救治伤员。

不久,解放军三十三师预备队从花园桥一侧赶到彭镇。由彭镇以南黄水镇方向进击而来的另一个团的解放军,溯杨柳河攻击前进,此时也赶到镇外,从侧翼向敌展开进攻。攻坚部队精神大振,迅速突破了敌人的第二道防线,并迅速向镇中,与敌展开了巷战,并冲上杨柳河上的大桥猛攻。

国民党军在敌师长的督战下,虽然丢失了不少重武器,但仍依靠有利地势和既设防御设施,在第三道防线上疯狂抵抗,战斗异常激烈。解放军侦察连攻到敌人据守的最后一座桥时,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一面高喊“为指导员报仇”,一面纷纷躺在地上,抱枪强行滚过,用生命和鲜血冲开了敌人的最后一道防线。敌军见状,立即作鸟兽散。天乙楼上的敌师长见大势已去,慌忙下楼,率亲信向杨柳河西岸逃窜。

见天乙楼上的机枪停止了射击,地堡、工事里的国民党守军纷纷跳出来夺路而逃。解放军各部乘胜追击,本来天色已晚,追击不易。但战士们发现敌人为了快点逃命,把抢来的财物和枪支弹药丢了一路。解放军战士顺着“路标”穷追猛打,一直追到彭镇以西10公里的金马河东岸擦耳岩镇。敌人争相过桥逃命,结果把金马河上的桥板压断了。解放军俘虏了一些游上岸的敌人,但一时找不到渡河工具,于是决定暂时停止追击,晚上10时左右,战斗结束。

40余名先烈长眠于双流

此次战斗,解放军用8个多小时,击溃国民党军一个师,毙敌300余人,俘虏数百人,缴获枪支堆积如山,仅轻、重机枪就有200多挺。

28日,庆祝双流县解放的大会在彭镇召开。镇中台子坝前,1万余名群众隆重集会,军民共同为解放军牺牲的指战员默哀。据统计,彭镇一仗,解放军指战员牺牲40余名。成都《新新新闻》以《双流县的老百姓笑了》为题,报道了双流解放的情况。战斗结束的第二天,解放军三十三师各部继续投入追歼敌人的战斗,后续部队进驻彭镇时,购买了棺木,安葬了牺牲的战友。后来,当地人民政府把牺牲烈士们的遗骨移葬进双流县烈士陵园。直至今日,前来陵园扫墓、祭奠先烈的人依然络绎不绝。

(作者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

编辑:王慧文

关键词:解放军 敌人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