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政协动态 协商建言 委员声音 主席日志 正商量 议政瞬间

首页>协商>政协动态

老韩的“解忧杂货铺”

​——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区政协委员韩付志的履职故事

2021年02月18日 08:59  |  作者:王有强 靳燕 李华强 刘勇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老韩的“解忧杂货铺”(分离图)微信图片_(107993)-20210218085220_爱奇艺

编者按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协工作会议上指出“强化委员责任担当”,对新时代政协委员提出新要求。全国政协近日出台《关于强化政协委员责任担当的意见》,为强化委员责任担当指明方向、明确路径。如何干出新时代政协委员的新样子?从今天起,本报陆续推出政协委员典型报道,亮出政协委员为国履职、为民尽责,把事业放在心上,把责任扛在肩上,用情用心用功履职的优异答卷。


县集而郡,郡集而天下,郡县治天下无不治。

政协委员要掌握联系服务群众方法,深入界别群众听取意见建议、反映愿望诉求、解疑释惑、理顺情绪、化解矛盾、促进和谐。

——题记


人民政协网漯河2月18日电(记者 王有强 靳燕 特约记者 李华强 刘勇)隆冬腊月,万木萧瑟,一眼望不到边的麦田是中原大地最生动的表情。

晚上6点不到,天就已经黑魆魆了。电动车散着微微亮光,驮着忙了一天的老韩回家。

“怪冷嘞!”老韩说着便坐到饭桌旁,哧溜着喝了一碗冒着热气的疙瘩汤,身子顿时暖和起来。看看时间,快到点了,老韩赶忙打开电视。

6点半的河南新闻联播,7点整的央视新闻联播,是老韩每天晚上雷打不动的时事学习时间。

“拿瓶醋”“来包烟”……老韩边看电视,边照看着小卖铺的营生。这是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小杂货铺,墙上贴着泛黄的旧报纸,漆皮剥落的隔板上放着一些零碎物,多是油盐酱醋等生活必需品,种类不多,价格公道。

杂货铺一角,摆着一张单人床。天气预报播完,老韩关上了电视,和衣躺在床上,头枕着双手凝视着床头墙上的毛主席像,白天发生的事、遇到的人、说过的话,过电影般又捋了一遍,一桩桩、一件件……

▶▶▶ “他不还钱,我来还”

“调解春德松赖着不还钱,韩付志本人把钱还……”2020年6月一个炎热的上午,漯河市郾城区新店镇政府门口,敲锣打鼓,喊声不断,热闹的气氛跟当下气温一样高涨。

看热闹的群众也不少,“咦,老韩出啥事儿了?”大家心里打了一个问号。

新店镇方圆十里八乡,每天走街串巷的韩付志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韩付志今年七十有三,脸上多了褶,鬓间添了霜,身形胖胖,笑声朗朗,大家都昵称他一声“老韩”。

“他来了,他来了!”骑着电动车办事回来的韩付志刚一出现,就被围了起来,“还钱”“还钱”……七嘴八舌地吵嚷,把老韩推到了风暴中心。老韩一时有点“懵圈”,擦了擦额头的汗,抬高音量试图盖住嘈杂声,“乡亲们,我这两天已经跑好几趟了,再给我几天时间,中不中?”

乡亲们的情绪并没有得到安抚,“钱要不回来咋办?”

“你们有我写的保证书,实在不行这26万元我掏了,请大家再相信我老韩一次!”韩付志拍着胸脯表态。

人群散了。说得口干舌燥的老韩,来不及进屋喝口水,便骑车直奔春德松家。

从镇政府到春德松家,只有5华里的路,老韩百感交集,胸口仿佛被巨石压着,堵得慌……

3天前,也是在镇政府门口,尧河庙村村民来讨要说法。起因是,2019年6月,40多户村民将自家的小麦卖给了本村从事粮食收购的张振民,同年12月,张振民又卖给了经营农业合作社的春德松,共30多万斤小麦,每斤价格1.18元。

30多万元的粮食款张振民只要回来5万元和一张春德松写下的承诺:2020年6月1日之前还完欠款,否则就拿地里的麦子抵账。春德松流转有200多亩地,村民们相中了地里的小麦,同意等麦收时割麦抵账。

转眼到了2020年6月,没见粮款的村民们攥着镰刀、开着“四轮”来割麦。哪承想,“老赖”春德松把“一个闺女许了两个婆家”,早已将土地转租给了种子公司,金灿灿的小麦变成了种子公司的麦种。

“你割麦,我报警;我割麦,你报警。”要钱的村民跟种子公司代表在田间地头争得急赤白脸,派出所出警好几次,都调解无果。

“找政府要说法去!”大家急红了眼,火急火燎聚集到了镇政府。

此刻,镇党委书记李江峰更是心急如焚:全镇其他地方的麦子都“颗粒归仓了”,只剩下春德松这200多亩地粮食还没收。

6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几十万斤小麦躺在地里,多耽搁一天,就多一分风险。

树上的知了吱吱叫个不停,似乎也跟着着急。

“韩委员,你赶紧招呼着把这个事儿调解处理一下,中不中?”李江峰把韩付志叫到跟前,以商量的口吻把“烦心事”托付给了老韩。

就这样,“主事人”老韩被大家推搡着进屋,挤进了“政协委员韩付志工作室”。

这间办公室位于镇政府大楼东侧,三面白墙,独独朝向楼门的那面是个大落地窗,一张2米长的桌子抵窗而放。一年365天,老韩每天都坐在这里,用“天眼”精准识别每个在院里踱步的群众,哪个真有事来反映问题,老韩第一时间就能迎上去问个究竟。

“群众利益无小事,能调解的就尽量调解,不能把事情推给镇上。”老韩调解的原则是:不嫌费事,不怕麻烦,不上交矛盾。“区政协设这个委员工作室就是让我为群众办事、帮党委政府分忧的,我要能把群众的烦心事解决了,镇里的领导也好全力以赴做好他们自己的工作。”老韩想得明白。

现在,轮到老韩被“识别”了。38度高温、23名村民代表,这间办公室显得格外拥挤、闷热。

热血上头,老韩当场写下保证条:如果春德松不还钱,这26万元我韩付志本人还。

签字按手印,鲜红醒目,如同老韩时刻佩戴在胸前的党徽。

“大家都正着急上火呐!”一想到这里,老韩不由紧了紧电动车手柄,加快了速度。

由老韩出面担保,田间终于响起了机器轰鸣声,种子公司顺利把麦子收了。“老韩叔,你为党委政府办事,做人实诚。”种子公司经理愿意把结算的种子钱交给老韩。

种子公司结算了14万多元。老韩又找到李江峰,合计着把春德松栽种绿化树的钱扣下抵账,这笔钱有4万多元。

还是凑不够,老韩急了,倒了——心脏病复发。

上一次心脏病发作,还是在2017年郾城区政协全会期间。当时正值换届,老韩主动请缨为新委员讲解提案怎么写,一直忙到晚上11点。由于太过劳累,心脏病犯了,大家都劝他去医院,老韩执意要等全会结束了再看病。

凌晨5点,老韩挺不住了,心绞痛,疼得满地打滚、虚汗直流,被120送进急救室。

情况凶险,老韩身体里装了7个支架。术后醒来,老韩第一句话就是询问他的提案提交了没有。老伴哭了,“整天就知道牵挂提案,你要这样走了,我们可咋办?”儿子、儿媳对他的行为也十分不解,抱怨70多岁的人为啥还要这样拼?

听说韩委员病了,当地主要领导、社会各界群众纷纷到医院看望,这人一束鲜花、那人一声问候,就连正在上学的学生,也利用星期天前去探望。看到这些,家人渐渐理解他了。

此刻,老韩又感到了一种熟悉的疼痛。他知道,这是心脏在无声抗议。吃了一粒药,老韩瘫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恍惚中睡着了。

1个多小时后,老韩恢复了意识。骄阳似火,电动车座晒得滚烫,他顾不上这些,骑上车又找钱去了。

“钱凑齐了!”老韩催债12天,傍晚时分,一沓沓百元钞票摆在张振民和村民代表眼前,他们激动得说不出话,拽着老韩要去饭店,一定要给老韩端两杯酒。

老韩谢绝了。这是他的另一个工作原则:不收一分钱、不吃一顿饭、不抽一根烟、不喝一杯酒。

这么多年,老韩从来没破例过。

晚上9时许,热闹的乡村安静了下来。老韩骑着电动车终于回家了,整整一天水米未进。老伴随口念叨:“吃饭没?”“中午吃撑了,天儿热,下午没胃口,还有吃的吗?”不能对家人说实情,老韩敷衍了一句,默默地从锅里盛了碗凉面条,兀自吃了起来。

老韩大口吞咽着,连日来的曲曲弯弯,犹如自家杂货铺里被打翻的“五味瓶”,掺杂在一起,说不出是啥滋味,豆大的泪珠瞬间沿着脸上的沟壑而下。这个扛过枪弄过炮的退伍老兵,趁着夜色摘下了人前“都不叫事”的嬉笑怒骂面具,又怕惊着老伴不敢发出抽泣声,悄悄端着碗挪到了暗影里,用手背揩干了泪痕。

……

“老韩,钱真要不回来咋跟家里人说,后悔吗?”

“后悔啥,我早想好了。”老韩亮出了家底儿,“俺家里有26万元,存折密码我都知道,实在不行我就跟老伴说借人了。一年后要不回来,我就问她,你是要钱还是要我?”老韩嘿嘿一笑。

“大半辈子积蓄”与“农民粮食款”,并不相关的两者摆在天平两端,老韩不自觉就倾斜了,还倾斜得很彻底,不惜拿自己作为赌注来“威胁”老伴。

“咱当过兵的人,死都不怕,这点钱算啥!”老韩嗓门高了好几度,眼神也更加坚毅,“说句良心话,党委政府让我调解这事是对我的信任,我是党员,又是政协委员,关键时刻就要挺身而出,这是个责任事儿,我必须办好。”

▶▶▶ “事儿不找我,我找事儿”

老韩是个闲不住的人。

每次过年,都是他最“煎熬”的时候。“一定在家待到初七。”老韩对家人许下的豪言壮语,最后都免不了“放空炮”。

大年初三,老韩就开始浑身刺挠“不得劲”,非得上街找点“闲事”管管,这一管就是30多年。

1986年,全国个体私营经济蓬勃发展,中国个体劳动者协会应运而生。这一年,韩付志成了新店镇劳协主任。

沟通关系、解决问题,老韩调解的苗头从这里开始“破土”,并逐渐小有名气。

2002年,韩付志记得格外清晰。“老韩,你这么爱管事,让你当个政协委员吧,不过政协委员可没工资。”老韩心里美滋滋,“没钱我不计较,能给群众办点事就行。”

对于政协委员,在老韩的逻辑认知里,就是要为民办事,“要不然咋会让我这个农民当政协委员呢?”

“政协委员名气可大哩。”老韩说,“邻里街坊有什么难事都爱找我唠唠。”没有办公室,双方就商量着去老韩亲戚的小饭馆里,找个桌子,碰个面,把事情聊清楚就行。

老韩就这样“无证上岗”了。

“老韩,我有一个难事儿,你给我出出主意?”2014年秋天,老韩照例在街上溜达,一位70多岁的老人趁机“逮住”老韩诉苦。这年大旱,群众浇地需要买汽油,但加油站有政策,散装油需要有关部门的介绍信,群众意见很大。

“庄稼都快旱死了,群众急得喉咙眼伸下手,还要啥证明?”老韩心里有气,连夜写了个“大旱之年购油难”的社情民意信息送到区政协。信息报送区委、区政府后,区委书记当场作出批示。

两个小时内,郾城区全部取消购油证明。

隔天,老韩还不放心,悄没声拿着油壶去加油站一探究竟。“昨天还需要单位证明、户口本,今天什么都不要了。”群众在加油站议论纷纷。

“隐身”在人群中的老韩憋不住了,“不要证明就对了,这就是我昨天跟领导反映的。”说罢,老韩还拿出自己的委员证“炫耀”一番。

“老韩哥,你给老百姓办了一件大好事,你敢说实话、说真话,当个政协委员真管用,我们每人给你一瓶酒喝都不亏。”村民们纷纷向老韩竖起大拇指。

“我不喝酒,叫地里庄稼有水喝就够了。”老韩高兴得很,吃饭时不自觉地多吃了半个馍、多喝了半碗汤。

老韩将购油难这个故事,带到区政协作大会发言,“党的政策是好政策,就是让歪嘴和尚给念歪了,想方设法刁难群众,不给群众办好事、办实事,看来群众路线,还要搞!”

“党委政府听不到群众的实话是不行的,别人不敢说的话,我敢说。”老韩干出了“业绩”,镇领导换了几届,对老韩越来越佩服,“有老韩在,我们的工作好做多了。”

就这样,老韩的“杂货铺”不仅解油盐酱醋之忧,还解百姓烦事、难事、疙瘩事之忧,影响力越来越大。

就在这一年,新店镇党委政府专门在镇政府腾了间房,挂牌“韩付志工作室”,老韩调解有了“官方认证”。后来,在区政协的支持下,又专门更换为“政协委员韩付志工作室”。

调解问题,不是红口白牙说说就行的,还要有“门道”。“什么事情找什么部门,什么部门管什么事情,这得心里有数。”老韩当过炮兵班长、村支书、劳协主任、协税员,环境和阅历养成了他热情而严肃、质朴中有细腻、讲原则又不失灵活的做人处事风格。

“老韩经常来我们这儿。”工商、税务、教育、法院、派出所、卫生院等单位机构,老韩经常带着群众来协调问题,“老韩办事不咋呼,不和稀泥,居中调和,解决的都是民生实事。”

一来二去,混个脸熟,大家都“卖”老韩面子。“我这张老脸还管点用”,忙前忙后,老韩不觉得苦,倒是悠哉乐呵。

“我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平时在吃饭聊天、串门闲谈中就能了解很多情况。”韩付志总结自己当好委员的诀窍:“做个有心人。”

从老韩家到镇政府,要经过新店镇一中。每次骑电动车从校门口经过,老韩都忍不住往里面瞥一眼。这一瞥不打紧,很多问题被他发现了:年久失修的院墙倾斜歪扭,背后靠十几根大木棍支撑着;学校操场,晴天一身土,雨天能养鱼……

“事儿不找我,我找事儿。”老韩“撺掇”着新店镇政协工作联络组集体行动,来镇一中调研了:

进了镇一中,好似花园中;入了校园内,琅琅读书声;再到餐厅里,干净又卫生;走进宿舍内,整齐像军营。再看教学楼,潮湿又裂缝;地板高低又不平,课桌怎么能放平;操场内成水坑,院墙倾斜用棍顶,委员调研记心中。

先表扬一番,再提出问题,老韩的打油诗成了社情民意信息,报送到区政协。“我还专门跑到教育局,向主管领导当面口述发现的问题。”老韩做事风风火火,有使不完的劲儿。

暑假,学校操场就开始动土整修了。老韩又变成了“监工”。

老韩在教育界出了名。有什么问题,都能反映到老韩这里。老韩做事实诚,教育局领导也格外信赖,给了老韩独一份例外:不用写提案,可以直接口述问题。

老韩的“口述”不是张嘴胡咧咧,“我说的话不掺杂任何水分,别人说的话领导听五六分,我说的话领导听十分。”老韩还自己总结出了一句窍门:关键话理论句,弄个标题数目字。

能说、敢说、会说,连续三次政协换届时,领导都“钦点”老韩作大会发言,“老韩发言接地气,大家都爱听”,区政协主席崔邦定对老韩是又爱又“怕”,“老韩一开口就刹不住车,每次都超时,所以必须单独限定他15分钟发言时间。”

“我介绍经验,就围绕三句话,怎样当个政协委员,怎样当好政协委员,怎样当一个让党委政府放心、群众满意的政协委员。”老韩说,“我未照着稿子念,大家都瞪着眼听,听完还给我拍巴掌。”老韩有点小骄傲。

“在全国那么多委员中,我就是个农民委员,是个‘小萝卜头’。”老韩常说,事儿摆在你眼前,就看你留神不留神,政协工作在基层,只坐在办公室没有用。

老韩总是这样,不是在解决问题,就是在发现问题的路上。

碰到有人在田间抽烟,老韩会说一句,“爷们儿,火儿灭了吧,在庄稼地里抽烟不好”;看到从外地来卖煤的,老韩会忍不住说,“俺这儿政策不准卖煤,赶紧收收走吧”……

“群众反映的事儿再小,都是个大事儿。”全镇48个村,每一条街道,每一户情况,老韩心里都“门清”,凭着这本事,老韩为乡亲们解了不少“疙瘩”。

大家想感谢他,却拗不过老韩的“四不”铁律。

没办法,乡亲们就想给老韩做个锦旗,表表心意。

“咦,做个锦旗几十块钱,不当吃不当喝,你还不如拿这钱买桶油、买点肉自己吃吃哩。”老韩知道农民血汗钱来之不易。

在老韩的办公室,只零星挂着两三面锦旗,“大伙儿非要送,有时实在拦不住”,老韩一脸无奈。其中一个写道,“怀爱民之心,办利民之事”,署名——新店镇尧河庙村全体村民。这正是老韩调解的26万粮食欠款事件。“村民们把保证条还给我了,我怕家里人看见藏好了。”老韩没有把自己写的保证书销毁,也没有把那段惊心动魄的经历告诉家人。他要用这份保证书时刻提醒自己保持共产党员的初心,也要给朝夕相处、牵肠挂肚的家人一份安心。

“找律师,要收钱;找老韩,不要钱”

“有困难,找老韩;找老韩,事不难”

“不图名,不图利,老韩就是人民的‘傻瓜’,好‘傻瓜’”……

口碑就这样形成了。

漯河市政协副主席、郾城区委书记周新民专门“研究”过老韩:他用群众听得懂的话,按道理说、照政策说,既是群众利益的“代言人”,又是化解矛盾的“稳压器”,架起了党委政府和群众间的“连心桥”。

▶▶▶ “人心都是肉长的”

“政协委员名称是好听,但必须做点事才对得起这个名称。”“春节”献爱心、“五一”看劳模、“六一”帮学生、“七一”庆党建、“八一”慰军属、“九九”敬老院,这都是老韩的系列活动。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做?老韩打起了“小算盘”:“我琢磨着怎么给群众办点事,让大家都知道新店镇有个政协委员韩付志,有个政协工作联络组,才能对得起共产党员、政协委员、退伍军人的称号。”

搞活动需要经费,老韩就逐一上门,号召大家量力捐款。“你是党员,捐1万元”,老韩给儿子下了命令,当然自己每年也不落下。老韩还将捐款情况做成展板,张贴在镇政府大楼走廊墙壁上,镇里领导、工作人员和来办事的人都能看见。“大家办了好事,要露露脸、出出名。”

“老韩帮学校解决了不少问题,每年六一都组团看望学生,给贫困生每人300块钱补助。”新店镇中心校主任曹明旺跟老韩是老朋友,两个人一块做了不少活动。说着,曹明旺还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水晶杯,上书“慈善之星”四个大字,下面还刻有捐赠者的姓名。

原来,捐款1千元以上的,老韩专门做个水晶杯留念,里子面子都有了。“这个水晶杯还是特意去郑州做的,正式着嘞。”老韩做事很周到。

“我家里还有两个呢!”曹明旺笑了。“咦,这能留给子孙后代,都是福报。”老韩的嘴,确实会说。

“县集而郡,郡集而天下,郡县治天下无不治。”社会治理重在基层,而政协在参与基层社会治理方面有独特优势,古道热肠的老韩威信高、懂政策、善沟通,利用政协委员的身份,巧妙化解了不少棘手问题。

2014年,新店镇8名退伍老兵,因为民政所所长撤销他们的理事会、取消低保、取消节假日慰问这三件事,怒气冲冲到镇民政所,扬言要到市里反映问题。

老韩知道后,把他们请到工作室,先倒上热茶,问清缘由,同时又和民政所所长沟通,找到问题症结。老韩把文件摆在他们面前,给他们仔细讲解上级关于明令禁止以任何名义成立理事会的政策,以及文件规定的享受低保家庭的“十不准”,让老战友们心服口服。

占了理,老韩还用了情。老韩承诺逢年过节的慰问由商会承担。当年,老韩利用募集的款项为这8位老战士送去米面油等生活用品,把工作做到了老兵的心坎上。

老兵的心里从此有了老韩,而老韩的心里装着整个新店,危难时刻,该出手时就出手。

2020年春节,新冠疫情突然而至,老韩在家更闲不住了,组织商会积极筹措慰问物资,打电话收集各村疫情防控情况。没过正月十五,老韩惦念着在村口卡点值班的工作人员,便又骑上电动车出发了。

由于道路限行,他只好在田间缓慢骑行。窄窄的田埂,着实不好走。老韩前轮稍一打滑,连人带车滚下了沟里,被电动车压得不能动弹。空旷的田野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老韩咬咬牙,挣扎了半天才趔趄着站起来。5米的深沟,老韩梗着脖子,硬是把电动车拽上来了。

“这家伙,平时我骑你,今天你倒骑我身上了!”老韩打趣道。回到家时老伴看到他一身泥土,问咋回事时,他怕老伴担心就连哄带骗说是骑车时不小心蹭到的……

老韩的摔倒,却扶起了很多人,卢振红就是其中之一。

索梁村村民卢振红,现在成了老韩的“徒弟”,经常跟着老韩学习怎么说话、怎么办事、怎么调解。谁能想到,卢振红原本是老韩的“客户”。

事情还要从2005年说起。那年春天,卢振红在赶庙会时遇到非法侵害,一只手和一只脚被砍断。行凶者7人全部落网,但涉及民事赔偿部分却执行难,这成了卢振红的心结。

卢振红常年外出反映问题,家庭生活支离破碎,当地党委政府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工作,效果却不显著,“新店老韩做群众工作方法多,要不让他试试?”信访部门便委托老韩来协调处理这件事。

“韩委员,我现在感到太阳都是黑的。”长夜难明,卢振红心生厌世。这句话刺痛了老韩,“孩儿,有啥过不去的?”卢振红年纪跟老韩儿子一般大,老韩开始以老父亲的身份,走进卢振红的生活。

一开始,卢振红情绪比较激动,很不配合。“你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啥事都想管?”“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农民,能给我解决啥问题?”“别来了,看见你就心烦”……一句句,像刀子剜着老韩的心,剜得生疼。

油盐不进的卢振红,让老韩充满了无力与挫败感。“一口不能吃个饼,一锹不能挖口井”,老韩一次次给自己打气,做人的工作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要坚持坚持再坚持!

自此,老韩每天“厚着脸皮”去卢振红家陪他唠嗑,跟他讲政策、摆道理。

老韩的耐心并不是天生的。刚开始从事调解,老伴心里犯嘀咕,“老韩脾气臭、说话冲,怕是要跟人干架”,再加上老韩有冠心病,老伴更怕他一言不合出什么好歹。

老韩又何尝不知自己的急脾气。从事民事调解后,老韩首先调解的就是自己的心态,“他气我不气,不能吹胡子瞪眼,能忍者自安、知足者常乐。”大大咧咧的老韩也有文雅深刻的一面。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况且老韩调解的都是糟心事、烦心事,耐性与度量在一次次调解中不觉间便撑大了。

调解事情难,调解人心更难。老韩自己先耐下心来,从大处着眼、从小处着手,一点一滴感化卢振红——

卢振红的女儿做生意需要办营业执照,老韩听说后,跑前跑后,主动帮助办理;

卢振红种植的莲藕因为运输问题卖不出去,老韩到镇一中、银行、卫生院等单位帮他推销;

卢振红去相关部门送材料,老韩全程陪着,帮他沟通、宣传政策、解疑释惑……

“人心都是肉长的”,老韩成了刺破黑夜的那缕曙光。

“老韩叔感动了我!”从2018年开始,卢振红安下了心,开始踏实过日子。在党委政府等各方不懈努力下,2020年10月,卢振红顺利拿到了所有的民事赔偿。

影响人、团结人、引领人,老韩拿人心换人心,把矛盾化解在了基层。“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老韩是好样的!真希望全市每个村镇都有‘老韩’,给老百姓调解更多衷肠事。”漯河市政协主席吕岩多次向外推介老韩,跟别人讲述基层政协委员韩付志的履职故事。

委员在一线,带动一大片。在老韩的推荐下,卢振红已经成为索梁村民事调解员,一步步着手帮助身边人解难纾困。

这么难处理的案子都能化解,有人忍不住问老韩有什么秘诀,老韩总结说:“帮人帮心,治病治根,还要有三心,就是工作要有热心,帮人要有诚心,办事更要有真心。”

其实,老韩也并非一直都是这么“温柔”,碰到无理取闹的群众,老韩面色一沉,怼人话张嘴就来,“你这是‘歪着脖子骑驴——偏了’”,劝他们走正道、做正事。“我不是国家干部,他们不能说的话,我能说,很多群众听我哩。”老韩憨憨一笑。

“老韩一开口,我都插不上嘴。”漯河市委书记蒿慧杰听过老韩眉飞色舞的发言,“老韩不怯场,‘舞台’越大越能说,他常年扎根基层,为群众办了很多实事、好事,值得我们学习!”

这两天,老韩又忙起来了。郾城区退役军人事务局要聘请老韩为编外指导员,作为“老班长值班室”一员,老韩忙里忙外准备交照片,交材料。

“这个岗位你能发挥啥作用?”

“咦,给退伍老兵提供服务、化解矛盾,协调解决问题,那作用可大着哩。”老韩来了精神。

凌晨3点,乡村归于沉寂。杂货铺骤然响起了敲门声,“老韩叔,麻烦开下门,家里突然停水了,娃喊渴,买几瓶矿泉水,中不?”

老韩一骨碌坐了起来,摸黑打开灯,披上外套,趿拉着拖鞋,来开门了。“这个杂货铺就是给大家搞服务的,不管啥时候,只要有需要,俺都开门。”老韩就这样住在杂货铺里,无休,无怨。

暗夜如水,杂货铺透出一丝光亮。老韩睡不着了,索性坐了起来,从心中的“解忧杂货铺”里扒拉出来几件明天该做的事:去口罩厂,帮工人要工资;再去一趟镇一中,看看学校改进情况……这些零碎的“小事”填满了老韩的思绪。

就这样以命燃灯,“解忧杂货铺”始终亮在百姓心中。

编辑:贾元昌

关键词:老韩 ,老 群众 政协委员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