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资讯 评论 艺文 阅读 非遗 国学 人物 戏剧 视频

首页>文化>资讯

这支来自大山深处的交响乐团,背后有着动人故事

2021年05月07日 14:07  |  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到: 

唐青石执棒凉山交响乐团在国家大剧院演出。 牛小北摄

5月3日晚,“温暖的群山”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落幕,指挥家唐青石带领凉山交响乐团起身致意,掌声格外热烈。50位远道而来的音乐家环顾四周,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如此专业的音乐厅演出。

在第七届“中国交响乐之春”邀请的22支乐团中,凉山交响乐团是相当特殊的存在,比起正规的完整编制,乐团少了近30人,它的所在地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更曾被贫困深深烙印。交响乐被认为属于繁华的都市、专业的观众和漂亮的剧场,而唐青石与这支挂牌成立不足8年的乐团,带来的则是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

让交响乐“处女地”开一片小花

凉山彝族自治州位于四川省西南部,峰峦重叠,河谷幽深。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唐青石在峨眉电影制片厂乐团时,曾作为电影作曲随摄制组数次到凉山各地采风。2002年,唐青石调入四川交响乐团后,又多次率团到凉山演出。相当长的时期,唐青石几乎是凉山与交响乐之间仅有的交集,由他带领的峨眉电影制片厂乐团、四川女子乐团、四川交响乐团,是这片交响乐“处女地”上最初的拓荒者。

2010年12月,时任凉山州歌舞团的刘康书记发起、举办了凉山州历史上第一次以本土演奏员为主的“凉山彝风森林音乐会”,交响乐的种子钻出了萌芽。次年,在政府的支持下,森林音乐会转身为后来的“大凉山惠民音乐会”,凉山州高雅艺术发展从此开启了新篇章。

同样是在2010年,唐青石走到了人生新的路口,过完春节,他辞去了四川交响乐团团长的职务。“有没有时间来帮一下?”刘康打来电话。唐青石正忙得不可开交,本打算介绍一位学生过去,但眼看着森林音乐会的日子越来越近,他也越来越放心不下。演出前夕,唐青石赶到凉山,担任起了森林音乐会的排练指导。

那时,音乐会的班底主要由凉山州歌舞团的混合乐团构成,演奏曲目以歌曲为主,乐团担任伴奏,演过的正规管弦乐作品极少。“乐团编制严重不足,职业演奏意识尚未建立。”唐青石知道,要扭转现状,把乐团带上职业化的路子,“是极其艰难甚至不可能的。”

2013年3月,在刘康的邀请下,他正式接手“惠民音乐会”的工作。同年11月,凉山交响乐团挂牌成立,唐青石任乐团音乐总监、首席指挥。直到今天,这依然是一个无法被许多同行理解的决定。

作为当事人,唐青石的矛盾、顾虑远比外界看到的更多。“乐团挂牌成立时,演奏员还不足40人,其中不少是其他专业兼任的演奏员,也有业余爱好者,水平可想而知。”而直到脱贫攻坚战打响前夕,凉山仍是深度贫困地区之一,这里会有交响乐的观众存在吗?“我只相信,只要工作做到位,循序渐进地引导大家步入交响乐的世界,观众一定是能培养的。”唐青石坦言,“我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实践,让交响乐在这里开出一片小花,让高雅艺术走得更深更远,惠及更多观众。”

“找人”是乐团最大难题

唐青石记得很清楚,初到凉山,他指挥的第一场惠民音乐会编号为74期,2021年4月30日,这个数字被刷新到了461期。如今,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每周五晚,音乐会准时上演,分文不取。不同的音乐会主题归纳着唐青石精心遴选过的作品,曲目之间还穿插着通俗易懂的讲解。

唐青石关注着一个微信群,里面都是乐团的粉丝。有时候,一场演出结束,群里“剑拔弩张”。唐青石看了却很高兴,因为“本地的很多观众,已经被我们的音乐会培养成了资深乐迷,他们在真挚地表达某种感受和看法”。

8年前,一切大不相同,音乐会开始了,台上的人可能比台下还多,观众不怎么了解观演礼仪,有人大声接打电话,有的小朋友哭闹不止。彝族同胞喜欢饮酒,还有人喝醉后倒在座位上鼾声如雷。唐青石不“放任”这些行为,他总是会停下演出,直面观众,希望大家约束不当行为。

唐青石对观众严格,对乐团更是如此。为了提高演奏水准,他引入了大量正规管弦乐作品和古典交响乐作品,让乐手们在各个时期、各种风格的变换间锤炼专业水平。

找人,是唐青石和凉山交响乐团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大部分音乐学院的毕业生都会选择留在大城市寻求工作机会,几乎没有优秀的演奏员愿意主动到凉山来。”然而编制的空缺相当急迫,有时乐团只能降低门槛,这意味着唐青石和全体乐手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尽管有很多人最终选择离开,但看到他们能轻松考入大城市的乐团,唐青石的话语中透露出一丝骄傲,“从这个角度来看,凉山交响乐团又像一所乐队学校。”

拥有一座音乐厅是当务之急

这次来到“中国交响乐之春”,除了那首家喻户晓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山岗上的歌与舞》、配乐诗《昨天、当下和未来的群山》、交响套曲《温暖的群山》3部作品都在用音乐展现凉山本土彝族风情。《山岗上的歌与舞》和配乐诗《昨天、当下和未来的群山》都由唐青石作曲,交响套曲《温暖的群山》是乐团为“中国交响乐之春”特别委约的作品,4个乐章既能单独演奏,也能共同上演。

职业经验和责任告诉唐青石,乐团要获得长远的发展,应该有自己久演不衰的原创作品。唐青石还希望乐团能在将来拥有专业的音乐厅。“在国家大剧院演出,是乐团第一次真正走进音乐厅。近8年来,乐团都是在不适合举办音乐会的剧场里演出,一个职业乐团没有音乐厅演出的经历,对观众和乐团都不是好事。”关于未来,唐青石希冀很多,尽快实现每期音乐会在音乐厅演出,则是当前最迫切的。

在凉山工作辛苦吗?从唐青石决定离开工作生活了30余年的成都、孤身一人来到西昌的那刻起,所有人已然知道问题的答案。

“我原来还有个计划,当小女儿4岁时,就教她弹钢琴。”唐青石到凉山时,小女儿才两岁,之后他却没办法及时兑现承诺了。他把弥补遗憾的机会留给了更多喜欢音乐的彝族孩子。

每次去给孩子们上课,也是深入的采风之旅。唐青石被热情邀请,参与村子里的红白喜事和火把节等节日。“我获得了比任何作曲家都更多的机会,去了解彝族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唐青石期待,将来能创作更多被观众喜爱的凉山彝族风格的音乐。记者 高倩


编辑:陈姝延

关键词:青石 乐团 凉山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