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消费回流,需要“实实在在”的好产品

背景:连续几年来,我国公民出境旅游持续增长,2016年达1.22亿人次,继续保持世界第一大出境旅游国地位。与此同时,国人海外消费快速增长,2016年达109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600亿),且还将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势头。海外消费导致大量外汇花在了境外,引导海外消费回流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政府高度重视。

timg

网络图片

人民政协网北京3月12日电(记者 包松娅 张磊 朱婷 孙金诚还是中国人在全世界“买买买”的问题,这次我们换一个角度去解读。因为国人买遍全球,海外消费快速增长,仅2016年中国人的境外消费额度高达1098亿美元,预计还将继续增长。

消费者对“好产品”的追逐毋庸置疑,然而当前我国经济也正面临不少问题和压力,尤其去年以来,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中国亟需在消费升级,扩大内需上下功夫。其实国内也有好产品,或者至少是同等品牌的产品,消费者为什么一定要去国外买?

同“质”不同“价”

“原因很简单啊,国外的便宜。”记者身边的朋友,几乎都有抓住机会出国,就一定要“买个够”的经历。“比如LV的PALLAS女士手袋,在中国官网以及专卖店要卖19700元人民币。我去国外买大概不到19000元就可以了。”这位最后省下千把块钱的朋友,非常满意地表示,中国消费者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喜欢“讨价还价”,如果同样的东西,能买到便宜些的是一种心理上的满足。

从某种意义上,同“质”不同“价”,是很多消费者选择跋山涉水去国外消费的动因之一。当记者拿着这个问题去请教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张小济时,他突然发出感慨,“这个问题我从2011年就开始提,提案提,发言提,一转眼已经好几年了。”

张小济再次重申,解决同质不同价问题的方案只有三个字——降关税。“尽管有关部门此前已经出台了一些降低部分日用消费品进口关税的政策,但是收效甚微。”张小济解释说,因为消费者国外购买产品占大头的并不是这些日用消费品。

“一个国家关税的设置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保护本国企业。中国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了,中国企业应该有实力有能力迎接同台竞争的挑战了。”张小济说,在这几年里,也有人跟我探讨,降低关税到底对消费回流能起到多大的作用?我始终认为,无论作用有多大,这肯定是必须走出去的第一步。

发展免税产业是国际通行的促进海外消费回流的重要手段。与世界免税产业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现行免税政策之后与消费升级需求,有效供给不足。这也是全国政协委员张学武的观点,他建议要大力发展市内免税店业务,方便出入境旅游者免税消费。“也结合我国消费者的消费喜好和特点,扩大市内免税店商品经营范围。”

对于国内外商品价格相差悬殊,虽然在不同小组,同是经济界委员的贾康还有另外一番解读。他认为,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营销掌握在外商手中,外商定价是他们根据市场分析得来的。“中国市场对于高端奢侈品有强大的购买力,降税让出的空间会迅速被价格的掌握者以涨价的方式填上。”贾康表示,定价权营销策略掌握在其他国家手中,他们清楚中国的购买力非常强。“中国接下来要做的是争取掌握商品的定价权。”

同“品”不同“质”

如果同时买过国外化妆品和国内化妆品的消费者,几乎都通过比较明白一个道理,即便是同样的品牌,同样的商家,在不同国家的成分用量,也是不同的。

“原因也很简单,每个国家的标准不同。标准或要求高的国家,生产商对应的产品自然品质高,即便是同样的品牌也是如此。”张小济坦言,在同等价格下,或者说国内价格更高的前提下,消费者在价格和质量的双重考量下,消费外流可以想象。“对此我们要做的是完善相关标准,坚决杜绝国际厂商把好货发到欧美,残次品发到中国。”

“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国内‘假货’太多了。”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质检总局原副局长刘平均苦笑,国家质检总局每年在关于制假售假的执法检查中,都能查出巨量的“假”名牌。“国内品牌假冒伪劣屡禁不止,自然影响了消费者对国内产品的信任度。从这个角度看,要把消费拉回来,相关部门一定要加大执法检查力度,以及违法处罚力度,让假货无处遁形。”

“其实,中国自己的产品也不差,甚至有的比国外的还好。市场消费需要正能量来引导,加强品牌建设势在必行。”刘平均说,要想把中国民众巨大的消费潜力在境内释放出来,还需从多个方面提升人们对于“中国制造”的信心。要打造高品质的民族品牌,逐步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品牌大国”转变,靠高质量国货收复人心。“然后再研究和尊重消费者的需求,通过科技创新、工艺升级等手段,改变‘中国制造’粗制滥造、假冒伪劣、不安全的形象。”

扶持跨境电商 引导消费回流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国家也注意到了委员们提到的消费外流现象。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促进外贸创新发展,鼓励商业模式创新,扩大跨境电子商务试点,支持企业建设一批出口产品“海外仓”。

跨境电子商务成为拉升我国进出口贸易的新增长引擎。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兆安认为,扩大跨境电商试点范围,不仅为更多跨境电商企业带来政策支持和运营保障,同时也可以有效刺激国内消费,引导境外消费回流,给普通消费者带来实惠。

“近年来商务部持续大力扶持跨境电商企业发展,为跨境电商从业者带来了利好,但在具体实践中仍存在困难。”全国政协委员吴焰说,比如海关、检验检疫、外汇等相关部门原有的监管方式难以适应跨境电商单批数量少、批次多等业务特点,迫切需要有关部门出台适应跨境电子商务新模式的管理政策与服务方式。

三月之后,春天的繁花马上就要似锦了。对生活品质越来越注重的中国消费者,面对着国内商品实实在在“好品质”的诚意,相信大家一定会逐渐的转过头来。

(责编:邢贺扬)
分享到: